小舞的腿被扒开 宝贝…让我亲你下面视频

时间:2021-10-05 14:1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用筷子少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崔敏浩脸上的五官都挪位了。

这啥味儿啊!

他想吐出去,又觉得实在不大礼貌,只能愁眉苦脸地在嘴里含着,那模样,就跟喝了珍珠翡翠白玉汤似的。

旁边的瞎欢乐还不满地嚷嚷着“不是说有臭豆腐吗,赶紧拿上来一罐子尝尝,外宾就喜欢吃这个!”

崔敏浩瞪了他一眼你才喜欢吃,你全家都喜欢吃。

看到崔敏浩的反应,窦厂长心里还是挺失望的看来各国人口味不同,这腐乳想要出口的话,估计难喽。

刘青山也尝尝腐乳,感觉还不错,没什么太大的异味,要是青方的话,也就是臭豆腐,那不喜欢的人,第一次吃,是真容易把人吃吐的。

想想后世,辣条和老干妈之类的,都能在国外走红,刘青山觉得,腐乳作为一种佐餐,老外应该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国外那么多华人呢,他们应该比较习惯吃这个的。

比如吃面包的时候,抹上点腐乳,味道还不错,他以前上高中,食堂多数时候吃馒头,就喜欢夹上腐乳一起吃。

还有拌面条的时候,也不错。

当然啦,这些指的都是红方,也就是红腐乳,不是臭豆腐。

答应窦厂长,在广交会上,一定会帮助他推销,这顿饭自然也就吃得十分愉快。

崔敏浩除了一开始吃腐乳的时候,稍稍有点不适应,剩下的绝大部分时间,还是很高兴的,品尝到不少新奇的食物。

尤其是那道九转大肠,吃得他连连叫好。

没错,南韩那边,肉类价格居高,所以内脏什么的,照吃不误。

第二天,胡萝卜汁厂的开业庆典,隆重开始。

刘青山跟着一起去了位于县城东门外的这家工厂,首先入眼的就是书写着厂名的那块大牌子金阳食品有限公司。

“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讲究?”刘青山瞧着用两国文字标注的招牌,就随口问了一句。

别说,这里面还真有讲儿,只听崔敏浩侃侃而谈“胡萝卜别名金笋,而且我们的社长也是金姓。”

刘青山点点头“胡萝卜还是比较有营养的,一会儿尝尝,生产的胡萝卜汁味道怎么样。”

大门口,不时有大卡车进进出出的,车里运送的都是胡萝卜。

各个公社都有收购点儿,收上来的胡萝卜都已经抹干净表面的泥土,削去顶部,看起来十分鲜亮。

这东西耐储存,食品厂里有专门保存胡萝卜的地窖,至少可以保鲜半年以上。

收购的价格,和当初承诺的一样,而且不打白条,直接现金支付。

这也受到广大农户的一致称赞,当初种胡萝卜的时候,还有种种担心,难度着实不小,现在地里的胡萝卜换成一张张钞票,大伙脸上才乐开花。

各个公社的一把手,也都受邀前来,毕竟他们是最大的原料供应商嘛。

这些人看到刘青山,一个个都眉开眼笑地打着招呼。

要不是刘青山搞出来青储饲料这一招,他们的胡萝卜种植面积肯定无法保障。

现在秋后算账,结果才发现,胡萝卜产量高,价格也不低。

当初承诺的是,最低八分钱一斤,实际上,大多都是按照一角钱来收购的。

除非是那些品相太差,或者是起胡萝卜的时候,赶上下雨,上边沾着的泥土比较多,才算八分钱。

最后算算,种植胡萝卜的收益,居然比种植玉米黄豆什么的,高了将近一倍。

种了胡萝卜的农户喜气洋洋,当初没种的,肠子差点悔青,心里憋着劲,来年一定要多种点。

“哈哈,小刘同志也来了,你可是这个食品厂的第一大功臣啊!”

魏书记握住刘青山的手,十分亲热,他们公社,种植胡萝卜的面积比较多,所以收益也更大。

“放手,赶紧撒手吧,你想把小刘拐你们公社咋滴!”

青山公社的孙书记,露出防贼一般的眼神,惹得那些公社书记都一阵哄笑。

心里是真羡慕啊,青山公社种植胡萝卜的面积是最多的,老孙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刘同志,你们那个青储玉米的品种,来年一定要介绍给我们,那玩意当饲料,还真是好东西。”

魏书记算是尝到甜头了,虽然他有点搞不懂,同样的苞米秸秆,怎么到秋天之后,牛羊都不爱吃,而青储之后,就咔咔造呢,而且长膘还贼快。

“种子都是从农大购买的。”刘青山也不藏着掖着,整个碧水县的养殖业要是搞起来,那才能更好地发展。

大伙正热聊着呢,地区的领导和南韩那边的外商,在碧水县一干领导的陪同下,也来到厂门口,典礼也随之开始。

开始的环节,自然是代表们讲话了,地区领导讲完了县里讲,中方这边讲完了,南韩那边讲。

讲得刘青山都有点犯困,昨天晚上,下棋下得有点晚,主要是崔敏浩那个臭棋篓子,输了不甘心。

正站在那直磕头儿呢,就听到热烈的掌声响起,估计是哪位刚讲完话,刘青山也就跟着拍了两下巴掌。

“青山,该你啦,刚才金先生讲完,诚挚地邀请你致辞!”

刘青山觉得自己的后背被人轻轻推了一下,就稀里糊涂地走上前台。

这令他有点不大满意你们不按套路出牌啊,明明按照程序,没我啥事啊?

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带头鼓掌,他就是金会长了。

望着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年轻人,金会长满眼的欣赏,他想起了华夏的一句谚语英雄出少年。

他们试生产的胡萝卜汁,运回本岛之后,竟然出乎意料地受到民众的欢迎,订单也雪片一般飞来,他们公司这是要起飞的节奏啊。

连媒体都普遍认为,这是一种健康而且方便的食品,将来必定能成为,仅次于高丽参的第二大补品。

至于想夺第一,那就别想了,高丽参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那绝对是无法撼动的。

而提出这个创意,并且推进合作的,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还有多少好创意?

所以在今天这种隆重的场合,金会长想要抬一抬这个年轻人,拉进彼此的关系。

刘青山却是不大乐意,他提出搞胡萝卜汁,又不是为了你南韩企业的发展,主要是为碧水县的广大农民,一条新的财路。

顺便为县里出口创汇,至于金会长的株式会社发展壮大,那就是捎带的事。

毕竟这种合作是互利互惠的,金会长那边越强,碧水县这边也越能够受益。

既然登台,那当然要说两句,怯场什么的,对于刘青山来说,那是不存在的。

他先是感谢金会长和在场的领导一番,然后就畅谈起两国源远流长的友谊,最后提出了合作、发展、共赢的理念。

这一套一套的,把下面的人都听傻了,这高度,还有这理念,甩出他们好几道街啊。

地区来的那位冯领导,跟郑红旗低语几句,询问刘青山的情况,然后也点点头,心里算是对这号人物,有了深刻的印象。

“最后,祝愿我们的合作领域愈发宽广,祝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谢谢诸位!”

刘青山躬身致谢,结束了自己的致辞,算算时间,好像比刚才那些发言的都还长呢。

“刘先生,你的理念,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期待更大的合作。”金会长也躬身致谢,算是给足了面子。

等讲话完毕,就该剪彩了,中方这边要放鞭炮,而金会长那边,也有一套本民族的开业习俗。

看着用木头方盘抬上来一个烀熟的大头猪,还有一大方盘,里面装得好像是年糕之类的,大伙都有点发蒙怎么感觉有点古代用三牲上供的架势呢。

其实还真差不多,把供品摆好,金会长和他们公司的人,都依次叩拜。

而且金会长还拿出韩元钞票,卷成一个纸筒,塞进猪头的鼻孔里。

搞得在场的不少人,都觉得自己的鼻子眼有点发痒,想要打喷嚏。

搞了好一阵,这场融合了两国不同习俗的典礼才算是正式结束,来宾们还分享了那个大猪头和年糕。

上供人吃,这个习俗,看来是通用的。

随后来宾们兴致勃勃的,开始在工厂里参观。

大伙也终于尝到了期盼中的金阳胡萝卜汁。

这是软包装的袋装食品,每一袋的容量,大概五百毫升左右。

里面都是汁液,并没有渣子之类的,色泽还挺漂亮,开袋即食。

刘青山用吸管吸了一口,有点胡萝卜的味道,还稍稍有点咸味,喝起来稍微感觉有点怪怪的。

估计是两国人的口味不同吧。

不过眼下就算是难喝也不能瞎嚷嚷啊,大伙都搜肠刮肚的,赞美了一番,毕竟都指望这个赚钱呢。

参观完毕,一起到工厂的会客室里休息,一会中午的时候,还有丰盛的晚餐呢。

大伙便坐着闲聊,这时候,金会长忽然开口说道

“诸位,这次合作的成功,给我们双方都增加了信心,我这里还有一个很好的项目,期待和诸位的继续合作。”

啥,还有新项目!

地区领导,包括碧水县的王书记和郑红旗等人,也都眼睛一亮。

这不仅仅代表着政绩,更是能够给老百姓带来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当然是多多益善。

一瞧这些人的反应,金会长心中就更有数了“大家都知道,高丽参在我国是非常受欢迎的补品,无论男女老幼,每年都会服用各种高丽参补品。”

高丽参在座的当然都知道,他们这边也产,只不过叫人参,其实都是一个品种。

一听说南韩那边,拿老山参当补品吃,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吃完不流鼻血的吗?

只听金会长继续侃侃而谈“我们那边大多是加工成红参来食用,也有许多种植人参的农庄,只是土地面积有限,所以价格比较高。”

原来是种植的人参啊,大伙这才恍然大悟,也有人表示奇怪人参不都是野生的吗,还能人工种植吗?

只听金会长继续道“我们和贵地相邻,气候条件和自然环境也极为相似,所以我的下一个合作计划就是,我们出资金出技术,在贵地合作种植高丽参,相信这个项目创造的利润,一定比胡萝卜汁更大!”

听到这里,在座的那些领导都觉得呼吸急促起来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我们别的没有,就是地多!

只有刘青山,渐渐皱起眉头,最后实在忍不住,起身询问道“金会长,你的意思是要毁林种参吗?”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