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丰满巨臀然后中出 我喜欢男人吃奶好刺激

时间:2021-10-05 14:00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山杏眨了眨大眼睛,连忙夹了个大饺子,放进林芝碗里“二娘,你也吃呀!”

欢乐的笑声,在饭桌上荡漾。

刚吃完饭,就陆陆续续的,有村民过来溜达。

先是老支书和大张罗等几个人过来瞅瞅,到底来了什么大人物。

郑县长来青山家过节,他是知道的,昨天晚上也过来聊会天,不知道今天又是啥大领导,坐着不知道啥名的高级小轿车,肯定不一般。

看到洪云生,一瞧就是大老板的气派,他们也都没敢认钱玉珍。

当钱玉珍激动地叫出他们的名字之后,这些人才知道,也都喜气洋洋。

“这才叫苦尽甘来呢!”

老支书深有感触地说着,钱玉珍不仅仅不疯了,还遇上贵人,从前的苦日子算是彻底翻篇了。

大张罗出去吆喝一嗓子,整个夹皮沟就全嚷嚷动了,大伙今天都不上工,所以仨一伙俩一串的,都过来打个招呼。

这下可把钱玉珍跟洪云生给忙坏了,递烟都递不过来了,他车里拉着一箱子烟呢,反正是只要有人来了,就先发一盒。

至于开始计划发钱的事,只能先搁置下来。

“这啥烟啊?”

张杆子抽了两口烟,感觉有点不是味儿。

“良友。”

洪云生朝他点点头,不知道这位是何许人也。

钱玉珍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夹皮沟这个小山村的,又是怎么辗转来到首都。

她只记得,自己被一辆轿车给撞倒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家医院里。

然后,一位港岛那边回国投资的老板,陪伴她在医院,一起度过了三个月养病的时光。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洪云生,港岛人,是他帮我治病的。”

钱玉珍开始介绍那位中年人,她的脸上,稍稍有些泛红。

人和人之间,有时候真好像是命运的安排,她和洪云生才能走到一起。

不过呢,在没有征得山杏的同意之前,她是不会称呼洪云生“丈夫”的。

“洪先生,你好,请进屋坐吧。”

刘青山和洪云生握握手,然后便邀请客人进屋。

洪云生也微笑着,跟大家都问好,只是搞得大伙都有点不好意思,他一个快四十的中年大叔,叫林芝阿姨,叫小老四小妹,感觉怪怪的。

进到屋里,打量一下这个略显寒酸的家庭,洪云生心中便有了计较。

他从包里掏出几沓钱,放在柜盖上,用拗口的普通话说道

“我知道,用钱是无法来表达对你们一家人感谢的,不过呢,还是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希望你们明白我的诚意。”

钱玉珍也跟着点头“云生也希望能帮助夹皮沟的乡亲们,这些年,我亏欠乡亲们太多太多了。”

在她的记忆中,夹皮沟还是那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并不知晓这一年来,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

来这里之前,她就跟洪云生商量好了先给乡亲们补偿一些钱,然后再找一个合适的项目,进行投资,帮助乡亲们富裕起来。

否则的话,不足以报答,钱玉珍在经历过这么多苦难之后,最懂得感恩。

没等刘青山说话呢,山杏先笑着拽了一下母亲的手“娘,现在我们不缺钱,真的不缺钱!”

钱玉珍疼爱地摸摸山杏的西瓜头这个傻孩子,跟娘还客气。

“山杏,给你。”

小老四立刻抱过来两个沉甸甸的储钱罐。

啪啪两声,储钱罐被摔在地上,然后一大堆钱,就展示在人们眼前。

里面大多数都是拾元的大团结。

“山杏,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钱玉珍知道,这些钱看上去有好几百块,对于夹皮沟这种贫穷的地方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

山杏的小脸上,竟然有几分小得意“都是我自己攒的,大哥说,等我把储钱罐攒满了,就可以出去找娘啦,现在储钱罐刚满,娘就回来啦!”

这是?

钱玉珍疑惑地望着刘青山,也就是山杏嘴里的大哥,她能听得出来,女儿对这个大哥,拥有无比的信任。

刘青山笑着开口了“洪先生,你和玉珍姐的心意,我们都知道,不过这钱,我们是不会收的。”

“不仅是我家,还有其他乡亲们那里,也都不会收的。”

跟着,他就把一年来,夹皮沟的发展情况,简单介绍一下,听得钱玉珍直发愣我才离开这里一年啊,就变化这么大?

不过很快,她的震惊就被喜悦所取代,夹皮沟的乡亲们的日子好过了,这不正是她所希望的吗?

洪云生自然也不会怀疑刘青山的话,这种时候,是没有人会打肿脸充胖子的。

他也就把钱收起来,嘴里还略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是我们的错,没有了解情况,我知道,对于这种最真挚的感情来说,钱是庸俗的。”

“不过,作为亲人,我们带了一些小礼物,是我们的心意,大家必须收下。”

说完,他又从包里拿出几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金光灿灿,都是一些黄金首饰。

这个时候,内地的贵重金属,比如黄金白银等等,管理比较严格,所以才会有把袁大头化了打戒指这种笨事儿出现。

“哇,真好看!”

小老四嘴里发出赞美。

钱玉珍看着她,也跟看闺女一样亲,于是就从盒子里面拿出一条项链“彩凤,这个给你戴,喜欢吗?”

“嗯,喜欢。”

小老四点点头,然后又说“不过我已经有了戴的,山杏也有呢。”

说完,他就从脖子里往出拽着红色的线绳,然后就拽出来一个香包,给钱玉珍展示,这个还是端午节的时候戴上去的呢。

 

钱玉珍也笑了,大概对这种年纪的小丫头来说,一个香包也是宝贝。

只见小老四吐吐小舌头“拿错了,是这个!”

说着,就又从脖子里拽出另外一个物件,这次是一个古朴的玉佩。

“这是哑巴爷爷送的,很贵重的哦。”

小老四美滋滋地望了哑巴爷爷一眼,后者也正乐呵呵地望着她。

“好像是古玉。”

洪云生就是专门做珠宝生意的,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刘青山点了点头“不错,红山古玉。”

这时候,山杏也献宝似的,把脖子下面佩戴的东西都掏出来,有香包,也有一块古玉,还有一颗大珍珠。

咝,这回连洪云生都直抽冷气,红山玉在港岛那边,这两年也被炒得很热。

那边的人,都是比较相信风水的,认为几千年的古玉,传承着古老的历史,佩戴者能得到先人的祝福。

像这样的一块红山玉,几万港币的话,肯定有人抢着要。

想不到,就被这两个小姑娘,随随便便戴在身上。

要是不知道价值也就罢了,偏偏人家也是懂行的。

看来,他是被自己的眼睛给骗了。

进屋之后,看到屋子里陈设简陋,以为是个贫困的家庭,原来人家是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啊。

不对,应该是饺子有肉不在褶上,人家这不正包饺子呢吗。

等等,这颗珍珠好像也是真的,色泽金黄,宝光内敛,应该是罕见的东珠吧?

洪云生自己经营的珠宝店里,也有不少珍珠饰品,因为钱玉珍的名字里有个珍字,所以还把最好的一串珍珠项链,给她佩戴。

可是就算她那串名贵的珍珠项链,只怕也比不上这一颗大东珠。

洪云生感觉脑子也有点晕,他搞不懂,眼前这个家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难道内地的人家,都是这么有底蕴的吗?

他们这边说话的工夫,饺子已经包好了,虽然多了两个人,但是本来就人多,准备的馅料也多,完全够吃。

等到一盘盘饺子端上桌,好家伙,两张桌都愣是没坐下,最后放了一张炕桌,两张地桌,还坐得满满当当的。

因为洪云生不会盘腿,所以就坐地桌,炕上那桌,主要是老年人。

刘青山也都给他介绍一遍,有刘青山的爷爷奶奶,有农大的王爷爷,有古生物专家古俊山,有刘青山的师父哑巴爷爷等等。

瞧得洪云生也暗暗惊叹不一般,确实不一般,专家教授都是家里的常客。

也不难看出,这是热情好客的一家人,难怪能收留玉珍的女儿呢。

除此之外,还有一桌年轻人,有郑红旗兄妹,有王教授的几名学生,古研究员的几名下属,还有支教的教师高峰等等,也坐了一大桌子。

最后才是刘青山的家人们,钱玉珍和洪云生,也在这一桌坐着。

“洪大哥,玉珍姐,早上也没整啥菜,先凑合吃一口。”

刘青山站起来客气两句。

钱玉珍笑了笑“前几年,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吃一顿饺子呢。”

说完,从碗里夹起饺子,这是刚才山杏给她夹的,咬了一大口,里面是猪肉芹菜馅的。

真香,比起她在外面吃的山珍海味,不知道香了千万倍。

“娘,好吃就多吃!”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