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镜子我怎么c哭你 在卫生间被学长干得好爽

时间:2021-09-30 14:0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秦绍搂着林小曼在她耳边就是一顿表白:“老婆我爱你!”

  林小曼止住笑意,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应了句:“我……也爱你。”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大声点?”

  “我爱你!!”林小曼鼓起勇气大声将心里的话喊出了声。

  结果正好面临换音乐的空隙,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

  这句话直接被周围所有的人都听见了。

  林小曼直接傻眼,而后将脸埋在秦绍的怀中不敢见人了都。

  苏暖暖直接哈哈大笑了出声,不远处坐在雅座上陪着易痕喝酒的杨锐也忍不住笑喷了。

  真都特么绝了!

  表示这些有老公老婆的人,都特么越活越可爱了么。

  简直一个比一个绝。

  易痕看着她哈哈大笑的样子,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真实又爽朗。

  他从小在豪门中长大,接触的女孩子也都是大家闺秀,那些女孩子打小就规规矩矩的。

  在人前,都是温婉乖巧的模样。

  他是真的很喜欢杨锐……

  只是还年岁不算大,没有恋爱经历的易痕,终究是缺了点经验了。

  想表白,怕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不表白,又怕之后没这机会了……

  想了想,他鼓起勇气,拿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正欲开口,就见杨锐突然从衣服口袋掏出手机,而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随即皱眉起身道:“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下。”

  “好的。”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没了。

  易痕内心有些失落……但也深知很多事情是急不来的。

  他已经以粉丝名义,在她面前挂钩了不是吗。

  不急。

  易痕应该还有机会的。

  杨锐拿着手机走出了清吧,稍微往外走远了一些,直到完全听不到任何音乐声了,才按了接听键。

  开口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咳……殷无忌,什么事……”

  “……”倒还挺能装的。

  若不是殷三刚回完他消息不久,殷无忌还就信了。

  “五天假期已过,什么时候回来?”

  “咳咳咳咳……我不是和殷三发消息说了吗,我生病了……流感,很严重,咳咳咳……你没听我咳嗽吗,我今天又严重了不少,现在出门,正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咳咳咳……”

  殷无忌差点没被气笑了。

  “是么。”

  “我骗你干嘛,殷无忌你不会是以为我想拖延时间才故意装病的吧!你要这么认为,那可就太伤我心了啊……在我心里,你可是我的朋友!

  是那种,哪怕就算我是装的,你也能为我帮忙遮掩的朋友!更何况我是真病了!咳咳咳……”

  “……”

  “殷无忌你就放心吧,就算我生着病,我也到处搜罗好吃的,等我过去就给你带过去……咳咳咳,你看,我多当你是回事儿啊……”

  “杨锐!”

  “怎么了?”

  “若骗我……你就是猪。”

  小猪杨锐:“……”

  “狗被逼急了会跳墙,会叫……猪就只有被屠宰了吃肉的份了。”

  “呃……我真没骗你。”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杨锐站在原地沉默了下,被晚风吹得一个激灵。

  而后立马往回走了。

  想了想,还是一个殷无忌发了条短信。

  “殷无忌,等我过去了,我请你吃全猪宴!”

  然而,殷无忌并没有搭理她。

  装病的人,没有病。

  没装病的人……却是真的病了。

  殷无忌发高烧了。

  是之前的枪伤恢复期间,感染导致的。

  羊博士已经给他服用了退烧药,让他好好睡一觉。

  只是他刚躺到床上睡觉,就收到殷三的那些回禀了。

  哪怕高烧之际,头脑晕沉,都没能睡得着……

  他看到那些回禀的消息,脑海里不由自主的生出画面感来。

  杨锐和苏暖暖一起出去玩了。

  杨锐和苏暖暖出去玩惹上事儿了,打了群架。

  厉衍琛过去英雄救美了苏暖暖……

  一个不知名的年轻男人,过去英雄救美了杨锐。

  他眼底不由闪过一抹嘲讽的光芒。

  呵。

  就杨锐?

  那叫美?

  救人的人或许是英雄,但被救的只要是个女人,就能被称之为英雄救美么?

  说不出是什么心情,总之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殷无忌,就是睡不着,且人还很难受。

  到最后神不知鬼不觉间,就拨通了杨锐的电话。

  他想告诉她,我生病了,你早点回来,别装了。

  毕竟,不是朋友么,这种时候不该早些回来照顾下他这位朋友么?

  他想吃她做的饭了。

  可到底,没说出口来。

  还放了狠话……

  心里在别扭什么,他不知道。

  似乎有些情感上的东西,并不在他的认知范围内。

  他只知道,自己生病了,很难受,嘴巴里没味道……想吃杨锐做的饭了。

  然而,却吃不到。

  至于全猪宴……那是什么,殷无忌没吃过。

 

  他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没多久就昏睡过去了。

  然后梦见自己参加一个宴会,宴会上有很多人,然后那些人全部都变成猪了。

  所以,这就是全猪宴?

  ……

  杨锐拿着手机回去后,又和易痕干了两杯。

  易痕问她道:“他们都去跳舞了,你不去吗?”

  杨锐扭头一看,好家伙,还真都去跳舞了。

  厉衍月和纪念桥直接在舞池里跳起了探戈了……看着还挺合拍的。

  无疑,这又是及其养眼的一对了。

  还有厉衍珏和十七,也进入舞池群魔乱舞了起来。

  十七没有跳过舞,但在国外的舞厅里做过任务杀过人。

  厉衍珏纯粹是觉得,来都来了,他哥他妹他嫂子都上了,那自己也上吧,顺便带着十七疯玩下。

  十七这么单纯,一定没来过这种地方玩过。

  果然一问之下,十七回答说她没跳过舞……

  厉衍珏就觉得自己猜中了,然后就带着她一起去跳舞了。

  还教她道:“都是瞎跳的,怎么好玩怎么跳,来这种场合玩,开心就好。”

  十七点了点头,然后真的就学着周围的人一般,瞎跳了起来。

  跳着跳着,她突然间就觉得很好玩了。

  把头摇得有些晕了,就搂住厉衍珏的脖子,往他怀里一靠。

  那么吵闹的环境中,她居然清晰的听见了厉衍珏的心跳声。

  那是活生生的人,才有的心跳声……跳的快而沉稳有力,一下又一下。

 她突然伸手,从他的衣摆下往里头伸了进去。

  手心触摸到他腰间的皮肤上……热的。

  那是活人身体上才有的温度。

  她好似顷刻间,就走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了一般。

  厉衍珏随着她的举动,不由浑身一僵。

  十七这是在干嘛……

  厉衍珏下意识的抓住她的手腕,抬眸看向她的脸。

  就见她突然朝着自己笑了。

  十七居然笑了……

  不仅仅是眼底的笑意,而是整张脸散发出来的微笑。

  厉衍珏这才发现,十七笑起来居然有卧蚕……

  眉眼也看起来弯弯的,在灯光的照耀下,看起来异常耀眼。

  他几乎下意识的反手将她揽在怀里,搂得越来越紧。

  一种,仿佛想将人揉入到肉体中,融为一体的冲动感。

  他早知道自己是栽在十七身上了。

  但这会儿却确定了,栽得很彻底了。

  他怕是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雌雄莫辨没有胸的十七了。

  十七见他抱自己这么紧,有些诧异。

  但心情却很美滋滋。

  她有学有样的,也用力拥抱他。

  然后厉衍珏被抱得差点没缓过气来。

  这十七力气也太大了吧。

  他忙松开她,手往后将十七的双手给掰开,而后继续拉着她一块群魔乱舞。

  没一会儿,舞池中就出来十七咯咯笑的声音。

  厉衍珏以为十七是真的不会笑,因为她从来没笑过。

  可这会儿,她的笑声竟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一种心都被她笑酥了的感觉。

  ……

  这边杨锐,看着几对情侣秀恩爱的场面,心底还怪惆怅的。

  平时都不觉得自己单身有什么,但这种时候就分外虐狗了。

  没错,被虐的像条狗……

  但面对易痕的邀请,杨锐却拒绝了。

  “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不过你可以去玩会儿,今晚氛围不错。”

  易痕眸中闪过一抹失落道:“无妨,我兴趣也不是很大,就担心你无聊……你若不喜欢跳舞,我还是在这陪你喝酒吧。”

  “行啊……今晚酒兴不错,来,干杯。”

  “干杯。”

  易痕一饮而尽,笑看着杨锐道:“在国外这段时间还好吗?”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