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高速车文 同学把我带回家做那事800字

时间:2021-09-30 11:16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一个一个打开,老马三人认真的检查过去。

    最下面的资料袋,装的正是老马要找的东西。

    一共三部分,都与邱德铭和中原公司有关。

    保险箱里,还有一个纸盒,纸盒里装着十几个已经冲洗过的胶卷。

    老马从容不迫,检查一遍,再打电话给邱德铭。

    邱德铭大喜,命令老马,马上带着资料和胶卷迅速撤退。

    同时严令,不许拿其他东西。

    老马三人遵令立退撤退。

    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门外埋有伏兵。

    走在前面的那个,被人家拿着铁棍,劈头盖脸的打了回来,当场倒在地上。

    老马和另一个手下,急忙把门关上。

    外面的人在撬门。

    老马二人将倒地的兄弟拖着,一起撤到卧室,将门关上,再拿衣柜和被柜堵门,还搬动木床,顶住衣柜和被柜。

    被打晕的兄弟,也醒了过来。

    老马向两个兄弟做了一个手势,两个兄弟会意,立即照着老马的吩咐做。

    老马自己拿出手机,再次向邱德铭报告。

    听说老马三人被不明身份的人包围,邱德铭急了。

    邱德铭少见的果断,他命令老马,就地销毁资料和胶卷。

    这个容易。

    老马把保险箱推倒,也不管保险箱里的其他东西,拿出打火机,直接就把资料烧在保险箱里。

    还有那些胶卷,也被老马扔进了火里。

    外面,对方已冲了进来,开始进攻卧室的门。

    老马很沉着,烧得仔细认真,坚决不留一点纸片。

    两个兄弟的工作,也快要完成。

    原来,两个兄弟正用被单和床单编织绳子。

    高兰成的小三住在四楼,他们至少要编一条十米长的绳子。

    一条床单或被单长约两米,包括连接的接头,至少需要六条。

    两个兄弟找了七条床单和被单,做了一条绳子,迅速检查一遍后,把一头系在木床的床脚上。

    老马挥了挥手,一个兄弟开窗,一个兄弟将绳子扔出窗外。

    两个兄弟的身手不错,抓着绳子,一前一后,下滑而去。

    老马更是厉害,先攀窗而出,再手抓绳子,可谓艺高人胆大,潇洒之极……

    半个小时以后。

    中原公司,董事长邱德铭办公室。

    老马非常详细的汇报了经过。

    邱德铭也听得非常认真。

    干净利落,干得漂亮。

    只有一个疑问,阻击者是谁?

    老马说道:“老板,对不起,我没看清对方是谁。后来,后来安全后,我本想回去看看的。”

    邱德铭摆着手道:“这不怪你,是我下令让你们迅速撤离的,安全第一嘛。再说了,你们已经完成了任务,那只是意外情况。”

    “可惜了,我没把资料和胶卷带回来。”

    老马还是内疚,他对邱德铭忠心耿耿,总觉得任务完成得不够圆满。

    邱德铭拍了拍老马的肩膀,安慰道:“老马,别自责了。那些资料和胶卷,就是你带回来,我也是要销毁的。”

    “老板,你认为外面是谁的人?”老马问道。

    邱德铭思忖着说道:“最大的可能,是高兰成或高兰成的人。”

    老马点了点头,“还会有其他的人吗?”

    “也有可能是李滨的人。”

    老马咦了一声,“不会吧?难道,难道高兰成和李滨也有矛盾?”

    邱德铭笑了,“老马啊,你以为他俩很团结啊?告诉你,他俩是面和心不和。高兰成当一把手,李滨是不服的。”

    老马心里一动,“老板,咱们可以利用他俩的矛盾,只要他俩内讧,咱们就有机会灭了他们。”

    “好思路,老马,你先琢磨琢磨。”

    这时,大牛推门而进。

    “老板,老马,我们全部回来了。”

    “大牛,辛苦了。”邱德铭拿出香烟,分给老马和大牛。

    老马把他的战果告诉了大牛。

    大牛很兴奋,“老板,东西已经销毁,咱们没有了后顾之忧,是不是可以对高兰成和李滨展开反击了?”

    “不行。”邱德铭摇了摇头,“以我对高兰成的了解,高兰成肯定要报警,警察肯定要展开调查。咱们现在反击,正好撞到警察的枪口上。”

    大牛憨笑道:“还是老板想得周到。”

    老马笑道:“大牛,不要焦急,有你大显身手的时候。”

    邱德铭说道:“告诉兄弟们,好好歇着。这段时间,大家都要约束自己,不许出去惹事。谁要是出去惹事生非,我就开除谁。”

    “是。”老马和大牛一齐应道。

    邱德铭打发老马和大牛去休息,自己又思考起来。

    该找个同行抱抱团取取暖了。

    就在这时,铁路小区的白手家。

    梁兵和郑太行正向白手汇报。

    郑太行说道:“老板,闯进高兰成小三家的人,是邱德铭的手下老马……”

  原来,在高兰成的小三家门外,试图阻击老马三人的人,是郑太行及其手下。

    阻击老马三人,而又让他们顺利逃走,正是白手的有意安排。

    这是白手的阴谋。

    关于邱德铭的那些证据,关于那封挂号信,都是白手编出来的。

    白手编出来,再以高兰成和李滨的名义,呈现在邱德铭的面前,目的就是挑起双方的仇恨。

    应该说,这个目的已经达到。

    整个计划,到目前为止,实行得比较圆满。

    有两个细节。

    一个是在电梯里劝说和警告沙溢,是化了妆的梁兵。

    另一个是郑重好的车祸,却不是白手的人所为。

    为什么要阻击老马三人,又要顺利的放他们走?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