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线看免费直播 格温多兰泰勒未竟之业

时间:2021-09-16 14:14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辛辛苦苦一辈子,才攒了那么点钱。

        霍兰德张口就要一半!

        这让他如何舍得?

        麦卡伦肉疼,不舍得给,迟迟不肯答应。

        霍兰德等了大概一分钟,见他没有回应自己的意思,淡淡的说:“看来,你是不乐意了。不如这样,你强迫过几个少女,就惩罚你伺候几个男人。这事就算过去了。”

        服务男人?

        他对男人没任何兴趣!

        再说了,他强迫的少女没有一百,也有二百……

        真的按照这个数据来,自己的菊花哪里还能保得住?

        “来人,把他带下去……”

        霍兰德招手,示意自己的人进来。

        麦卡伦扛不住了,痛苦的说:“亲王殿下,我乐意!您千万别把我送去伺候男人。”

        “刚才给了你机会,你没同意。现在时间已经迟了,你再同意,可就要交出三分之二了。”

        霍兰德气势很强,说出的话,不容置疑。

        麦卡伦忍着心头一阵阵刀割似的疼痛,说:“我同意了。”

        “我们国家能有你这样的子民,可真是荣幸。”霍兰德说的是夸奖的话,话里却充满了讽刺。

        麦卡伦哭的更伤心了。

        ……

        霍兰德做事一向迅速,将麦卡伦困住,便让手底下的人拿着麦卡伦签署好的协议,连夜去他的公司清算,接走这三分之二的资产。

        等事情都搞定了,他这才放人。

        麦卡伦踉踉跄跄的从帐篷里出来,赶回到家里,面对的便是满目疮痍的公司。

        接下来,收拾烂摊子,怕是有他受的了。

        霍兰德睡了两个小时,便起床了。

        而江以宁也从其他人的口中,得知了霍兰德连夜处置了当地的首富麦卡伦,罚没了他三分之二的财产。

        众人都对霍兰德赞许有加。

        江以宁却觉得有些奇怪,按着霍兰德性格,知道麦卡伦作恶多端,应该不会给他留活路呀?

        为什么最后还是把麦卡伦给放了?

        揣着满肚子的疑惑。

        江以宁端着早餐,找到了霍兰德。

        他一夜都没怎么休息,精神却格外好,站在那儿同人交谈,气质矜贵,宛若江上清风,又似山间清月。

        江以宁脚步顿了顿。

        随后,才走上前。

        霍兰德也结束了,和手下人的交谈,抬眸看向她,说:“今天跟我一起去疫区。”

        “嗯,好。”江以宁把早餐放在了桌子上,犹豫了下,问:“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什么事?”霍兰德低垂下眼眸,继续看文件。

        江以宁提起了麦卡伦的事,“这样作恶多端的人,你为什么没处死他?”

        “他是当地的富人,我若是拿他开刀,那些被他贿赂的人,会怎么想?还有,其他的富人会不会有样学样,也跟着他一起贿赂呢?拿他开了刀,其他人都会担惊受怕。如此一来,治疗疫情的进度又该如何推进?”霍兰德淡声道,“我罚没了他的资产,让他没有作恶的资本,还能用这些钱财,来支持疫情的推进。”

        “等这些都结束后,再跟她们一一清算,也不迟。”

        “所以,没必要着急。”

        霍兰德看向江以宁。

        江以宁何其聪明,一点就通。

        眼下是关键时刻,牵一发而动全身。


 

        的确不是件简单的事。

        他考虑的比自己周全。

        “什么时候去疫区?”

        “吃完早餐。”霍兰德问,“你吃了没?”

        “我没吃呀,端来早餐,就是想跟你一起吃的。”江以宁笑着说,“对了,听说昨晚……人家小姑娘都主动要爬上你的床,给你暖和一下被子。你面不改色的把她拒绝了。现在很多人都说你不行。”

        霍兰德:“……”

        顿了两秒,他道:“你想亲自试试,我行不行吗?”

        最后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

        原以为这样,江以宁就会害羞的跑开。

        可没想到,她坐在椅子上,说:“不用试,我也知道你行不行。”

        霍兰德听言,气恼的转身。

        不在搭理她。

        江以宁看他恼怒的模样,便知道这人又在吃自己的醋了。

        嘻嘻,不知道将来,他恢复了记忆。

        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会不会觉得搞笑。

    吃过早餐,两人一起出了营地。

        开着越野车,向着疫区出发。

        而就在他们前脚刚走,后脚,一百多辆车驶入了营地里。

        为首跳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简。

        她知道江以宁有勇气跟着霍兰德来这里,所以,她征询父母的同意后,也来了这里。

        哪怕心里清楚,霍兰德对江以宁更有好感。

        她也要拼尽全力,尝试争取下霍兰德。

        即便最后输了,她也认了。

        ……

        简从车上下来,带着防护口罩。

        看着满是疮痍的营地,她内心震撼无比。

        下属官员汇报疫情已经相当严重,自己早有心理准备。

        但听一百遍,不如自己实地考察一遍。

        在这里,她更能体察到,民众的灾苦和不幸。

        简拧着眉头,找到了霍兰德贴身伺候的佣人,问:“霍兰德呢?”

        “亲王殿下一早便跟着江医生出去了,估计要晚上才能回来。”

        佣人回答。

        简轻咬了下唇,想要去找霍兰德。

        可又怕自己出去了,跟他错过。

        便决定,耐心的在营地里等待。

        ……

        另一边。

        江以宁跟着霍兰德坐上了车。

        车子摇摇晃晃的行驶在乡间泥泞的小道上,路上,时不时地遇到患者,他们撑着最后一口气,要去防疫区接受治疗。

        因为,那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看着他们艰难的模样。

        江以宁主动跳下了车,说:“这里距离防疫区挺远的,你们徒步过去,会非常艰难,让我们的人送你们过去。”

        “谢谢您,好新人。”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