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三根手指头 没戴胸罩被同桌摸了一节课

时间:2021-09-15 14:37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别和我顾左右而言他。”沈羲和低声斥道,“你明知此次危险,便是你不知其惊险,崔少卿不可能不知,他定然要告知你,你还来凑什么热闹?”

        “我就是知晓此次惊险,这才来护你,我不如你聪明,可论武艺,在京都能与我为敌不过一手之数。”步疏林走到桌边,伸手扒拉着桌上的点心,看到喜欢的,也不管手干不干净,捻起来就往嘴里塞。

        沈羲和此时也顾不得她这些陋习:“你没有脑子么?陛下因何轻易应允你随行?”

        咀嚼着嘴里的点心,步疏林浑然不在意:“陛下最高兴,莫过于一箭数雕。”

        将她和沈羲和都给解决,不过陛下定然是不会要沈羲和性命,却会要步疏林性命。尤其是步疏林跟着来,她是主动请命,这要是半路有个三长两短,蜀南王都没处说理去。

        “陛下要对付我,又要对付你,便会束手束脚。”步疏林大大咧咧坐下来,继续啃糕点。

        “陛下可以选择只要你的命。”沈羲和黑曜石般幽亮的双瞳微沉。

        “你会坐视我被陛下除去?”步疏林伸着脖子,眯着眼睛,似嬉笑的模样,却是信任的目光。

        于情,步疏林这次来是为了替她分担陛下的注意力,在对沈羲和下手引出沈岳山上,和对步疏林下手伺机接手蜀南之间摇摆不定,各有利弊。

        不过显然杀了步疏林,接手蜀南军才是最好的法子,步疏林在京都还不好下手,人多眼杂,祐宁帝看护不利,除非能同时诛杀步拓海,否则必受反噬。

        现在步疏林离了京都,步疏林死在外面,也非陛下委派,只要交代得过去,都不用安抚步拓海,机会难得,试探沈岳山有的是时机,且他虽好奇沈岳山失踪一事有什么猫腻,却也清楚,此事动摇不了什么国本,两相比较,自然是抓住机会杀了步疏林为好。

        于理,沈羲和不会让陛下对蜀南下手,一旦陛下掌控蜀南,就会发起与吐蕃的战争,届时沈岳山只得被动协助朝廷,一旦陛下平定吐蕃,西北危矣。

        “日后莫要如此。”沈羲和轻声道。

        她知道,步疏林这是以身犯险,用自己挡住了祐宁帝对自己的恶意,这份情谊,至诚至深。

        步疏林心中是有蜀南的责任,她连崔晋百都不肯坦诚身份,就是担忧二人关系发生改变,暴露自己的身份,却肯在这时候义无反顾为了沈羲和挺身而出,是出于对沈羲和绝对的信任,相信沈羲和能够护她周全。

        “我也是在京都烦了,我怀疑崔石头对我身份起疑了。”步疏林有些烦闷地开口。

        “嗯?”沈羲和其实并不惊讶,崔晋百赖在步府,两人朝夕相对,哪怕不是同床共枕,有些东西还是出现端倪,远的不说,只说女郎每个月的月事就是一大漏洞。

        “我亦不知他是从何处起疑,总之近来他总喜欢对我动手动脚。”步疏林似想到了什么,面上浮现一层薄怒,“恰好此刻,我借机躲一躲他。”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崔晋百在大理寺这么多年,断案如神,他一旦起疑,就绝不会轻易罢休,步疏林的身份想来是隐瞒不了他多久。

        给步疏林投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沈羲和拉着她,将详细的计划告诉她。

        “嗯?你的意思是,不止陛下对你不利?”步疏林眉毛抬得高高的。

        “自然不是,就看他们动不动手。”沈羲和微微一笑。




 

        步疏林猫着身子往外走,沈羲和侧身幽幽看着她:“现在才想退缩,晚了。”

        撇了撇嘴,步疏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可是讲义气的,我为朋友一向两肋插刀!”

        “快回去吧。”沈羲和打发她。

        步疏林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将桌子上她喜爱的糕点都抱走。

        沈羲和:……

        “明儿再给我多一些。”步疏林捻着透花糍摇了摇,一边吃着一边走了。

        一路上有了步疏林的陪伴,沈羲和倒觉得多了不少趣味,能下厨的时候,便亲自为她做一点,不过次数也不多,毕竟她是急着出去寻父之人。

        平安无事出了岐州,沈羲和在驿站里与萧华雍派来的人调换,一早她随着大部队包括沈羲和带来的珍珠等人上了船,而沈羲和则是在暗中保护的墨玉陪同下,走陆路去凉州。

        这一年来,沈羲和从未懈怠过马术,与墨玉一起疾驰,一整日下来,虽有不适,倒也能够忍住。

        “主子,殿下已经出了宫,渭河之上尚未传来消息。”墨玉陪着沈羲和在客栈落脚,向沈羲和回报,“不过婢子觉着,自岐州出来,便一直有人跟踪我们。”

跟踪?”沈羲和黛眉微扬。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