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嗯…好大在深点… 女生粉嫩扇贝

时间:2021-09-15 14:35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情意绵绵的氛围瞬间被冲散,沈羲和忍不住笑出声:“煮馄饨去。”

        萧华雍爱吃馄饨,一个月总要吃上七八次,沈羲和每次调馅儿都会预留一些,膳食间人也极多,和面这些都有专门的人候着,沈羲和就包一包,下个锅,煮起来很快。

        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端到萧华雍的面前,他眉开眼笑,有些胖胖的九章颇有些幽怨地扒着门,露出半边身子看着就在膳食间外面准备用膳的萧华雍。

        他自殿下五岁起就被分配到东宫,是最早跟着殿下之人,十多年来做过无数人间珍馐捧到殿下的面前,从未见殿下笑得这么璨若星河。

        更过分的是太子殿下前一瞬还对太子妃笑得见牙不见眼,不经意瞥见了他,变脸比变天还快,下一瞬间就只剩下深深的嫌恶,偏他转过眼对上太子妃,又笑得灿烂明媚。

        九章:……

        天圆在膳食间自给自足吃了点九章做的馄饨,打着饱嗝走过来,顺着九章的目光看过去,很有过来人的架势拍了拍他的肩膀,乐颠颠走了。

        太子妃已经将太子殿下哄好,余下没他啥事儿,他可以回去困觉,他有预感,明儿他又是可以睡懒觉的一天,因为春意盎然的暖意,注定主子们也是芙蓉帐暖,只恨春宵短的一日。

        沈羲和隔日又去见了祐宁帝,再次请祐宁帝准许她去凉州寻沈岳山,祐宁帝没有一口拒绝,只说容他想想。

        等到第三日沈羲和再去,祐宁帝好似在她的几番恳求之下,同意了她的所求:“朕会派人护送你去凉州,你回宫备下行囊,明日启程。”

        沈羲和大喜过望应下,回了东宫。

        “陛下派人护送,实则监视你。”萧华雍将沈羲和拉到自己绘制的舆图之前,这是一整面墙的舆图,十分细致,是萧华雍根据个人的亲身经历完善,有粗略之处,则是他尚未探索之地。

        “帝都往西北,先至岐州,再至兰州,接着是鄯州,最后到凉州。”萧华雍用他特制的戒尺,十分细长一路指着舆图,“岐州距京都极近,且一路官道,每行必能至驿站,陛下并无动手时机,岐州至兰州,改陆路行水路,渭河浩渺,你又曾落水,陛下若有杀心,当选此地。”

        在渭河上动手,那就是动了杀心,但沈岳山下落不明,祐宁帝未必会对沈羲和下杀手。'



 

        但也不能排除祐宁帝有其他手段,能够确保沈羲和在船上遇险能够保住性命。

        萧华雍告知她这些,是让她惊醒一些。

        沈羲和微微颔首,表示她知晓。

        “兰州到鄯州相距甚短,不过三日行程,陛下恐无下手之机,若在渭河陛下尚未动手,那必然要在兰州到凉州之间对你下手。”

        这也是萧华雍最为笃定的位置,因为沈岳山在凉州失踪,如此全力搜捕,尽管沈岳山对凉州一代甚为熟知,也不可能做到离开凉州毫无痕迹。

        祐宁帝偏向于沈岳山就在凉州潜伏,沈羲和距离凉州太远遇袭,消息还没有传到沈岳山的耳里,指不定就被人拦截或者沈羲和已经脱险。

        只有沈羲和就在沈岳山近处遇险,才能让沈岳山慌了手脚而无所遁形。

        “我与你所想一致。”沈羲和颔首。

        萧华雍莞尔,放下手中的长尺,转头慎重道:“你我身份特殊,此事观望之人不在少数,未必无人浑水摸鱼,萧长泰虽则元气大伤,但他恨我入骨,此次也未必不会参与……”

        这才是萧华雍不准沈羲和以身犯险的缘由,实在是太多人想要取他们的性命,这些人隐藏在暗处,萧长泰只是其中之一。

        “离了京都,在岐州我便于你安排之人调换。”沈羲和安抚道。

        “我一会儿去请求陛下让我随你一道,陛下必然不允,待你走后,我便偷溜出宫,陛下定会疑我有诈,我会引走陛下的人。”萧华雍握着沈羲和的手,“另,我安排了一批人,伪装成为萧觉嵩之人,随时跟着,露出要劫你之心,牵制陛下的人,若旁人有异动,他们会将水搅浑,你心里有数便是,不用特意配合他们。”

        沈羲和颔首之后问:“嘉辰太子他……”

        “上月便已辞世。”萧华雍道。

        萧觉嵩早就病入膏肓,能够撑过年关已经不易,他临终之前传了信给萧华雍,也确实把不多的人留给了萧华雍。

 萧觉嵩对祐宁帝怀恨在心,更想要让世人皆知祐宁帝的皇位来得多么手段卑劣。

        他一心只希望萧华雍撕掉祐宁帝那一层伪善的脸皮。

        不甘之下的苦心经营,且是也不过是自我安慰,遇上萧华雍,让他觉着遇到了机缘,这些人都是萧觉嵩贵精不贵多培养出来,就此散了,这些人若暴露,也会暴露萧觉嵩辞世的消息,萧觉嵩的身份,萧华雍大有用处,索性就接手了这些人,交给了地方。

        沈羲和也把自己的计划说与萧华雍听,夫妻二人商议妥当,沈羲和去收拾行囊,萧华雍则去寻了祐宁帝请求护送沈羲和,被祐宁帝一顿痛斥驳回。

        萧华雍也装模作样在明政殿跪了许久,最后跪晕过去,也没有换来祐宁帝心软,就连一向纵容萧华雍的太后赶来,也没有帮着萧华雍,而是劝着他,萧华雍不再提要随沈羲和离去。

        次日一早,沈羲和就在宫门遇上了随行的护卫,皆是由祐宁帝指派,她万万没想到竟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对上步疏林灿然一笑,沈羲和沉沉扫了她一眼。

        等到出了帝都,到了第一个驿站落脚,沈羲和才把她给叫到跟前:“谁允许你跟来?”

        “自然是陛下允许。”步疏林翘着腿回道。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