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钻进体内小说 十几男一女伦交过程

时间:2021-09-15 14:3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虽然是随意说的,但一半都是萧华雍爱吃之物,等到夕食都做好,沈羲和眼见着天都黑了,也没有见人来禀报太子殿下回宫,脸色一沉再沉。

        碧玉壮着胆子道:“太子妃,不若婢子去问问太子殿下在何处……”

        “不必!”不等碧玉话音落下,沈羲和就高声打断,“让膳食间传膳。”

        碧玉和红玉缩了缩脖子,值得退下去让膳食间传膳。

        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摆在沈羲和的面前,她提箸随意用了几口,便没有心思再吃,又命人撤了下去。

        夜幕降临,繁星如梦;皓月高悬,灯火万丈。

        萧华雍依然不知去向,沈羲和不许人去寻,因她不想低头,并不知萧华雍就坐在东宫宫门口,只需要她迈出东宫就能见到,而萧华雍也不许东宫门口之人去禀报,他就像知晓沈羲和会不会派人来寻他。

        天圆站在一侧,甚是为难,他知晓太子殿下不是要太子妃服软,也不是要太子妃退让,只是想要太子妃哄一哄,让太子殿下心里能好受些许。

        眼见着天色暗下来,他自个儿都饿的前胸贴后背,可萧华雍却坐在东宫门口的石阶上,目光落在前方的两颗枫叶树上出神,面无表情,神色呆滞。

        他急得恨不能跑进去把沈羲和拽出来,可他不敢,他要是敢自作主张,只怕下场凄惨。若能换得两位主子和好如初,他倒也乐意为了太子殿下牺牲,怕就怕弄巧成拙,反而令两位主子闹得更僵,那他就是百死难赎其罪了。

        两个人像个不过数百步,一个不愿去寻,一个等着被哄,硬生生磨到了月倚西楼,都未见到一面,一个越发气恼,一个越发委屈。

        “太子妃……”

        “我要沐浴。”沈羲和不准珍珠她们开口。

        珍珠张了张嘴,最准还是去准备,等到陪着心不在焉的沈羲和洗漱完毕,沈羲和直接驱赶走她们,躺在床榻上盖上被子,以为自己能够闭眼就睡着,却没有想到如何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而皇太子呢,在东宫门口坐到了沈羲和要就寝的时辰,终究是忍不住了,他站起身走到了内院,又坐在了内院门口的石阶上。

        坐了片刻,又觉着或许还是太远了,绷着脸踏入了内院,坐到了他们寝殿的大门口。

        珍珠等人大喜过望,想要张口通传,却触及到了萧华雍凌厉而又冷沉的双瞳,只得把话咽下去。

        这里是东宫,他们现在已经不止是沈羲和的人,也得如同尊敬沈羲和一般尊敬太子殿下。

        萧华雍在寝殿门口坐了许久,久到一颗心跟着暮春的夜风渐凉的时候,房门被从内拉开,温热的烛光霎时间将他笼罩,驱走了他内心那一层附着的薄霜。

        沈羲和也没有想到拉开房门,就看到了这个让她夜不能寐的男人。

        仍旧有些气恼的沈羲和语气十分不善:“你因何在此?”

        萧华雍全部的委屈和受伤,都在沈羲和拉开房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他笃定她是在意他,才会这个时辰尚未安寝,才会出来寻他,因她穿上了斗篷。

        他忍着笑,克制住唇角上扬:“我怕你寻不到我。”

        本来气得想要打人的沈羲和,莫名因为这句话更恼,不是气恼而是羞恼,她难得口是心非道:“谁要寻你,你想去何处,我怎就能干预?”



 

        说完,就转身回了卧房,萧华雍眉眼重新染上了薄薄的笑意,自觉跟了进去。

        见此,天圆双手合十,无声对左右前后拜了拜,嘴里念着阿弥陀佛。

        总算拨云见日,雨过天晴。

        萧华雍一脚踏入屋内,肚子就不争气咕噜噜响起来。

        闹得沈羲和忍不住回头看过来,萧华雍一点没有不自在,委屈巴巴道:“我未尽夕食。”

        “珍珠……”

        “我要吃馄饨。”不等沈羲和吩咐下去,萧华雍先一步提要求。

        沈羲和看了他一眼,提步就朝着膳食间而去,萧华雍志得意满跟上,与她并肩而行,先是用手背碰了碰她的手,沈羲和没有躲,他就大着胆子抓住,紧握着她的手。

        被沈羲和一把甩开,他又连忙抓住,这次抓得更紧了。

        沈羲和甩了半晌都没有甩开他的束缚,索性由着他。

        得逞的萧华雍唇角咧得更开:“呦呦,我们日后不争吵了可好?”

        他难受至极,从未如此难受,当真比病痛毒发还要磨人。

        “我可没有要与你争吵。”沈羲和不承认他们吵架,吵也是萧华雍单方面个人行为。

        “是我不好,你若执意……”

        沈羲和忽然停下来,转身望着他:“我不从地宫走,不过我可在半路与你的人调换,我再尾随在陛下所派之人后面。”

        这是沈羲和想到的两全之策,也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一个人在自己制定的计划上做出让步。

   沈羲和的一句话,像火星子飘入了萧华雍的眼底,渊海般的深眸似烟火绽放,似火海瞬间点燃,扑面而来的热浪,彷如要将人吞噬。

        沈羲和太熟悉他这样灼热而又好像好吃人一样的目光,她避开他的眼神,正要开口说什么,引开萧华雍的注意力,萧华雍却先一步握住她的手。

        并没有她所想的那些孟浪之举,而是握着她的双手,轻轻地一点点将她的指尖收到自己的手掌中,包裹住她的手,而后低声道:“呦呦,先前是我顾虑不周全,是我未曾顾虑你的感受,我只想让你接受我的一番好意,却未曾深思,这是不是你所需。”

        他轻声细语,语气真挚地致歉,沈羲和反而有些不自在:“我亦有不是之处。夫妻之间,互相担待,偶有争执,并无大碍,你我到底是两个人,各有所思,各有所虑,实属常事。我不会将方才的争执放在心上,殿下也无需介怀。日后若再遇相见不合,我们亦可争辩。”

        谁能说服对方,便听谁的,若是说服不了,那就如同这一次这般这种便是。

        办法总是要比难处多,只要可能退步,肯去想旁的办法,总会有解决之策。

        萧华雍心里最后一丝不安散去,柔情似水的双眸裹挟着层层爱意,深深凝望着沈羲和。

        他什么也没有多言,只是那种目光,让沈羲和觉着,在那一刻,她就是萧华雍的整个世界。

        沈羲和忍不住莞尔,张口欲言,不和谐的声音却响起:“咕噜噜……”

        萧华雍:……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