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深一点啊啊啊啊啊不用力 人妻奶水强上

时间:2021-09-15 14:32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我知你是担忧我,可我觉着这是极好的机会。”沈羲和也格外坚持己见。

        她故意去扫了荣贵妃的颜面,就是为了激起陛下的愤怒,这才有了淑妃的煽风点火,让陛下觉着的确该给她一些教训,促使陛下这次对她下手,她想要借这一次机会,给陛下一次迎头痛击。

        她一手促成的局,要她轻而易举放弃,史无前例,沈羲和不喜这种被人干预的感觉。

        “我知晓你心中所想。”萧华雍也努力说服她,“由始至终,你从未放弃过,要将陛下的忌惮转移到你的身上,这才是你苦心做局的缘由。”

        沈羲和这次若是让陛下的人全军覆没,陛下定然会将沈羲和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只怕没有那个心思来慢慢试探自己,东宫最让陛下寝食难安的便是沈羲和。

        沈羲和再稍加运作,就能将她原本的心思完全暴露在陛下的面前,她选择了自己,是因为自己有碍寿数,她的野心,是带着嫡系血脉,做这座最尊贵的主人。

        让这天下坐着萧氏血脉的人,做主的却是她这个摄政太后。

        这是犯陛下的大忌!

        “陛下忌我,不会因此事而增减。”沈羲和不惧祐宁帝忌,因为她姓沈,这一生都是祐宁帝的忌讳,沈家和陛下是不可能共存。

        因此,她不在乎陛下如何看待她,是视作眼中钉肉中刺,还是不放在眼里都无所谓。如何能够使得他们最大利益化,才是沈羲和所求。

        “陛下对你,多有猜疑,便是你次次避开,让他拿捏不到证据,他仍旧不会放下戒心,有陛下盯着,你免不得处处掣肘。”沈羲和条理清晰,“若要他当真信了你并非韬光养晦,此乃最佳之法。让他知晓,我便是因为你好拿捏才嫁与你,他又见我如此势大,既然我以终身作赌,必是通过法子证实了你势弱,如此一来,他才能对你防范将至最低。”

        “我无需你为我掩饰!”萧华雍沉声道,“我并不惧与他撕破脸,不过是为着行事便宜,才会一直遮掩。这份便宜,若需要你不顾安危,不要也罢!”

        “殿下!”沈羲和冷声唤了萧华雍一声,“莫要感情用事。”

        萧华雍霍然看向她,眸光复杂而又倔强:“你是否觉着我如此任性妄为,不是成大事者该有的脾性?我由始至终从未想过要成为天下之主,两年前我便做好了治不好奇毒的准备。我谋这些,不过是觉着我终究是要为生我之人讨回一个公道。”

        是的,他从未想过要成为帝王,在遇到沈羲和之前,从未想过。

        他培植这些势力,是为了若有一日他英年早逝,完成他身为人子的使命。若他有幸得到解药,自不能受制于人,天下之主,从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是遇到了沈羲和之后,他才开始一步步筹谋朝中之势,这也是为何他在朝中势力并不雄厚,而陛下也从未怀疑过他的缘由,他压根没有任何异动,陛下何来猜疑的痕迹?

        但这是沈羲和所求,她想要西北的安宁,她想要做主为西北派遣真心呵护上心西北百姓的官员去接手西北,想让沈家功成身退,就必须拥有人上人的大权在握。

        沈羲和看着他,掷地有声道:“我要。”

        萧华雍身子一僵,沈羲和重复一遍:“这天下,我要。”

        黑曜石般的眼瞳深沉而又幽亮,透着不容反驳的强势,萧华雍竟然不敢与之对视,他微微垂下眼眸:“所以,我终究只是你的一枚棋子?”

        为了你的筹谋,我要压抑自己的情意,要配合你去做你想要我所之事,甚至对你的安危视若无睹,眼睁睁看着你去以身犯险?

        若是阻拦,便是与你为敌么?

        这些话绕在萧华雍的舌尖,过于苦涩,他没有说出来。

        他是那样伟岸而又顶天立地的儿郎,他可以吓得六皇子因他而逃离皇宫,他可以震慑得十二殿下燕王在他面前毕恭毕敬,他可以抬手间就将阴狠狡诈的四皇子变成一个“死”人。


        他将英明无双的祐宁帝玩弄于股掌之中,将权倾一时的三公之一王政驱逐京都,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在她的面前总是这样脆弱得彷如不堪一击。

        他的话以及他隐忍的眼,都令沈羲和说不出强硬的话:“殿下,我从未将你视作棋子,只是你我之间,对局势的见解不同。你我都是有主见之人,故而难以说服彼此罢了。”

        “你我之间,不是见解不同。”萧华雍唇角蔓延一抹涩然至极的淡笑,“而是……我用心于情,你着眼于利。”

        因为担忧她,在意她,他不敢让她有丝毫涉险,他将她视作妻子,视若挚爱,捧在掌心。

        在她眼中,她不在意这些,她在意的是局势的利弊,甚至她不曾有身为人妻的自觉,亦或者她不曾在意他的在意罢了。

        沈羲和微微蹙眉,她已然放软了态度,可萧华雍仍旧是咄咄逼人,她对他到底是如何,早在成婚之前,她就表明了态度,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明明白白让他知晓。

        现下却来计较她重利?

        “殿下,我重利你并非今日方知晓,又何必到了今时今日才来横加指责?”沈羲和莫名烦躁道。

        萧华雍听了轻嘲一笑:“是,我并非今日才知,我无权指责……”

        说完,萧华雍深深看了沈羲和一眼,转身就走了。

        沈羲和追了一步,便立即停下了脚步,萧华雍在门槛前顿了顿,才迈出门槛消失不见。

        “太子妃……”

        “由他去。”沈羲和也气恼地折身回了寝屋。

        她极少动怒,应当说从未有人能够引得她动怒。

        但凡挑衅她对她不敬,伤她在意之人的人,她都是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他们。

        因为她知道这些人活不长,故而无论他们多么卑劣和招摇,沈羲和都能波澜不惊。

        最近的一次动怒,应当是玲珑的背叛,现在她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是真生气了。

 这种生气,却又和往日不同,往日她生气就会将惹她不快之人除去,可今日惹她不快之人是萧华雍,她气他恼他,却又不曾想过要伤他分毫。

        她恼的是萧华雍为何不肯给她一丝信任,无论萧华雍做何事,无论多么惊险,她哪怕也担忧,却从未阻拦,只因她信任于他。

        可萧华雍却不愿信任她,她既然敢如此行事,敢引得陛下对她小惩大诫,自然有能力应付各种意料之外,萧华雍却完全不准她去尝试。

        难道在萧华雍看来,她是需要被男人护在身后,依附男人而活的女人?

        越是深想,沈羲和越发气闷。

        两个主子吵了架,东宫上方仿佛笼罩一层乌云,东宫之人,人人噤若寒蝉,显得自从沈羲和嫁入东宫,就鲜活明媚布满朝气的东宫格外压抑,就似一场狂风暴雨随时倾盆而来。

        自从婚后,无论何时,夕食萧华雍都会赶来与她共进,每日都会变着花样为她做吃食,今日临近夕食,九章却战战兢兢求见,说不知殿下去了何处,请她拟订夕食。

        沈羲和听了面色更不好,却也不是个喜欢迁怒之人,便随意说了些吩咐给九章。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