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的故事 互换身体黄文

时间:2021-09-15 14:25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林启山看到信息微微一笑,回了个:“放心,晚上我还得陪宝宝。”

        她看到了也是笑意挂在脸上,问他:“大的宝宝还是小的?”

        林启山发:“大小一起不才是我的性格吗?”

        旁边的同事看到了:“赵老师聊什么这么高兴呢?”

        她笑得开心的收起了手机,解释着:“跟我爱人。”

        “您爱人我还没见过呢,他长什么样?”女同事们的八卦来了。

        赵洵美沉吟一下,脸上浮现美好的笑容:“他就是很有魅力的人,让人不由自主喜欢的……”

        “都说到这地步了还不给看照片?”她们好奇。

        “看了怕你们爱上!”赵洵美保持秘密,“时机合适了你们自然会知道的,这暂时是个秘密!”

        耳朵灵活的男生回头过来,又是一阵痛心疾首。

        “我们来谴责一下那个渣男吧。”

        “为什么是渣男?”林启山奇怪。

        程闻风经历沧桑道:“因为美女都爱渣男,这道理经过林哥四年的灌输,我终于看清了,男人顶着渣男的名头并不会引起女人的厌恶,反而会勾起她们的好奇,更想要接触……”

        臧浚翔在一旁就不住拍他肩膀:“兄弟说的很有道理,想当初我对98斤的殷勤阿臾,她对我爱理不理,我对198的满口谎言,她却对我深信不疑……”

        “所以你最终还是选了198的?”

        林启山突然插了一句。

        大家也纷纷盯着他。

        臧浚翔叹息一口气,拿起酒杯又放下,良久才悠悠道:“这人始终还是要长大恰饭的嘛!”

        “哈哈哈!”

        无情的笑容引来了臧浚翔从口袋里摸出宾利的钥匙拍桌子上,这时候大家安静了,顿时也感觉198的也不是不能接受。

        林启山笑看他们的表演,然后吆喝大家喝酒:“来走一圈!”

        纵然对现实有诸多愤懑,但酒精下肚后个个都还是释怀了。

        放不开那是小孩子的幼稚,放开释怀才能让自己成长,三两杯下肚,众人勾肩搭背感慨青春,而集体分别的场景,难免还是让在座都触景生情。

        聚会没有到太晚,赵老师中途就走了,她怀了孩子大家都理解……而孩子爸爸也是跟熟人一一过了后,就要撤了。

        跟这些好朋友以后重聚还是容易的,跟那些不太熟悉的,过去都没机会,也不可能一晚上就特别铁。那只是应激情绪下的错觉。

        林启山回到了望江楼的大平层豪宅。

        夜已经深了,餐厅桌上却还准备了点宵夜,这是家里的阿姨做的,这年头找个靠谱的阿姨不容易,他也是费了很多心思大江南北筛选找来的。

        他刚拉开椅子,里头卧房的灯亮了,赵洵美可能听到动静就爬了起来,她穿着丝质吊带睡裙,有些睡眼惺忪的走来。

        “还没睡?”林启山帮她拉开椅子,“说了不用等我。”

        “我平时这个点也还没睡的。”她坐下来撑下巴看他,“我想吃。”

        “张嘴。”

        林启山知道她就是想喂,想让男人送到嘴边给她吃。

        但她胃口又不是太好,吃了两口就不要了,她这时期的生理使然。

        多愁善感难免多了些,有些话题就没藏着。

        比如她怀孕的事情还是瞒着家人的——“就我妹妹最近知道了,可能不久他们就要知道。”

        “你是怎么打算的?”林启山看着她。

        “没打算,我行我素!”她骨子里也有一种固执,“我要说孩子父亲是你,你的麻烦才来了呢!”

        “我不怕麻烦。”林启山要给她肩膀靠。

        她摇头会错意了:“我的意思是,你的成就地位,想要抱你大腿的人多了,我不想因为我而影响你的判断。”

        这个女人的考虑真的很周全,完全是以他为中心的。

        林启山说没触动也假,抱她到怀里吻了。

        “以后这些糟心事,我都会处理干净的,放心。”

        “嗯!”她当然相信。

        然后把赵洵美哄回去睡,林启山去隔壁洗手间冲了个澡,洗刷掉身上的酒味,弄了一身香的回来。

        赵洵美侧躺着看窗外的夜景还没睡,林启山从后背搂住她,她要转过身来,林启山让她小心:“慢点慢点!”

        她看到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就笑了:“还没到那时候呢,这才多久!”

        “那也要小心。”林启山轻轻抱着她,“你可是我的大宝贝!”

        “嘿。”她笑了起来,“大宝贝现在就是要你交作业都没问题的!”

        林启山笑着摇头:“别啊!这时候不急,再过段时间。”

        她又问:“那你是爱我还是爱小宝宝?”

        “不能两个都选?”

        她就想钻牛角尖:“可以——但如果一定要排个先后呢?”

        “那肯定是你啊!”林启山不假思索,“而且你不准再胡思乱想了,你知道今天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你更重要的基础上才发展来的,你以后不准再拿这个来开玩笑,不许搞你的小测试,知道了吗?”

        “知道了!”她接受教育并且享受,“你再多说点!”

        “靠!”

        林启山真哭笑不得了,想要当好一个主人也不容易啊!

        总是对话着对话着,就成了情景play了。

        ……

        其实想要当渣男齐头并进,也是挺不容易的。

        林启山最近学了很多过去所不曾接触过的,比如怎么照顾孕期妈妈,生理调节的安全范围,她们的心理,甚至还有育儿经。

        前世作为个大老爷们,那是提了裤子就跑,今生他寻思应该是情债太多跑不掉了,干脆就勤学好问,多多益善。

        韩思晴也注意到了他最近的爱好倾向,出于一个女人的敏锐直觉,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这个事情。

        于是最近她也有点粘人的意思,她还想过偷偷不吃药,但又怕他责怪,她清楚这个男人的规则说一是一,小事情可以嘻嘻哈哈,大事情乱来那就惨了。

        可她难免心里头堵得慌,堵了就想要他疏通,办公室里常常就能干柴烈火,然后也让他感觉出来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林启山低头看桌子底下给他收拾文件的小秘书。

        老总的文件不小心掉到了桌下,秘书钻进去捡,也是合情合理的嘛。

        她说话含糊不清,过了会儿才传来:“我想要个孩子!”






 

        “嗯?”

        看到林启山变认真严肃的脸庞,她没来由一阵紧张。

        “我只是想了好久,我这辈子都可以跟着你,当你的秘书,做你的秘密情人,我不想嫁人也对别的男人没兴趣,但是我毕竟是女人,我会有自己的焦虑。”

        “你起来说说!”

        林启山让她出来。

        她把小西装外套合上了,遮住了那晃眼的春光,就抬屁股坐到了办公桌沿,难得以居高的姿态跟他说话,就连底气都硬了点:“我别的都可以给你,但我想有自己生育的权力,我想有个孩子!”

        “我不想整天被家里人唠叨,不想几十年后年老色衰,还自己孤零零的多没意思,所以我想给自己当母亲的机会,最理想的对象是你的,但你不允许的话,我只能去医院要别人捐的!”

        她说得也很现实。

        既然她决定跟自己,那么林启山肯定也不允许跟别人有来往,这是男人的基本占有欲,他也不例外。

        所以对韩思晴的想法,他并不会拒绝:“你想要那没问题,但我最近比较忙,你也挺个大肚子的话,我会更乱的。”

        “我可以等,一年两年都可以。”

        她没有给他压力,只是要个让她放心的承诺。

        林启山当然没意见。

        得到他应允的韩思晴,心情骤然就阳光明媚起来,说话尾音上扬,做事麻利轻快,整个人的精神劲头都不一样了。

        只留林启山一个人在那想着,赵老师怀了,小秘书也想上车,还有他那女朋友也都是全无保护措施的……这下老子真的是要枝繁叶茂了!

   宫中,有沈家的人,也有萧华雍交给沈羲和的人。

        自大婚以来,她一直与世无争,无论宫中对宫权揣测多么热火朝天,她都充耳不闻,是因为萧华雍和阿爹为了能够让她回去参加阿兄的大婚可谓煞费苦心,她不想这件事情,因为旁的事情而出了差池,故而从未下过手。

        今朝略微动一动,只是让人知晓,她并非人人可欺,也并非宫中无人,才处处忍让。

        荣贵妃知道芍药一进内侍省就畏罪自尽了,气得晕厥了过去。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