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肉黄文 留学生胡玫

时间:2021-09-14 14:48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实在想不到主意,下意识地想到戴毅平,他马上就又拿起手机来,但眼看要拨号,他忽然停下——眼中闪过片刻的疑惑,随后,那眼睛里精光一闪,眯了起来:“不会吧?”他喃喃地说。

        放下手机,仔细思量。

        瞒天过海,暗度陈仓。

        以十几年老伙计的身份拍胸脯保证:这一手,可太像是他能想出来的主意了!

        再想想,之前彭向明一直隐忍不发,一直到手握胜券了,才忽然一下子爆出来,似乎也是他的行事风格!

        可是……不应该呀!

        老戴不是这种人!

        再说了,在天宇有线忽然发起对柠檬有线的收购之前,自己可从未都没透露过对柠檬有线感兴趣,所以,老戴的关注焦点,也从来都不是这一块儿!这件事,本就是因为天宇有线逼出了柠檬有线的狼狈,自己才临时决定上阵的!

        甚至连南方电视网这个竞争对手,之前都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老戴跟彭向明又的确是一向并没有什么交情,他怎么可能会从那么早就开始帮助彭向明构思和布局了?

        倒是最近忽然拿下南方电视网这一下,更像是他能想出来的破局的点子——但问题依然存在,南方电视网一直都摆出一副对柠檬有线势在必得的架势,就算他戴毅平能掐会算,也很难算出,南方电视网居然会同意出售吧?

        有些……邪门!

        深吸一口气,脑子里把事情又过了两遍,仍是百思不得其解,冯远道拿起手机,想要拨号,却最终没有把电话打出去,而是干脆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推门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往戴毅平办公室的方向走过去。

        那边居然大门敞开。

        他的助理有些尴尬和为难地站在办公室门口,正往里不知道看着什么。

        冯远道初时有些诧异,等走近了往里一看,顿时吓了一跳——硕大的办公桌上,摆着个大纸箱子,箱子里已经放了不少的东西。

        主要是书。

        还有戴毅平养的一盆刺球。

        他目瞪口呆。

        “冯董好!”

        戴毅平的助理一声问好,惊醒了冯远道,也顺带惊醒了办公室里的戴毅平。

        他正在收拾东西,闻声回过身来,见冯远道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就笑着说:“冯董来了?请进请进,小周,去冲壶茶!”

        冯远道忽然大步迈进去,面色紧绷,“不用了,小周你出去!”

        小周赶紧快步退出,还顺手给带上了门。

        “怎么了?连杯茶都不喝了?坐吧,我给你冲!”

        戴毅平面带平静的微笑。

        然而冯远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再说出话来,语气森然,似带着无穷的愤怒,“真的是你?让彭向明去找南方电视网收那8%的主意,是你给他出的?还是说之前他那一系列的动作,都是你教的?”

        戴毅平闻言笑起来,点头,“这回是我,之前不是。”

        “为什么?”

        冯远道声音低沉,尽管刻意压住嗓音,但那种愤怒,还是溢于言表。

        戴毅平也终于收起笑容,面色平静下来,“还人情。”

        冯远道愣了一下,“还人情?”

        但他很快就想明白这个所谓“人情”,是指的什么了,随后怒极失笑,“我还真不知道,你戴毅平居然还是一个可以因私废公的人?或者,我是不是可以说的更难听一点,叫什么?吃里扒外?”

        戴毅平并没有被激怒,表情依旧平静,“所以,我辞职。”

        冯远道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只是怒视着他。

        但以他的智慧,很快就想明白过来——不必把话说的那么难听的!

        自猝然发动那一刻起,彭向明就已经手握超过半数的股权了,之后更是凭借着三大投资银行的强势,一直都继续收,哪怕是137家机构和个人联名反对他们的退市私有化,哪怕是证监会最终不批准,退市私有化一时不成,他手里也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优势,这次不成,之后也会有一百种方法能够私有化——大股东想要玩死小股东,从来都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市场上面,各种各样大气的小家子气的种种案例与骚操作,一抓一大把。

        戴毅平往法国跑那一趟,“顺嘴”给彭向明提了一个建议,最终居然还被彭向明给办成了,直接拿下了南方电视网手里的那8%,充其量只是帮助彭向明提前完成了这一步,且让他们的退市私有化名正言顺、理正辞严,不至于导致吃相太难看、被外界诟病而已。

        谈不上背叛,更算不得吃里扒外。

        只是顺势而为。

        彭向明本来就坚决拒绝跟任何一方进行谈判,共同持股、共同管理的思路,本身就是各方面的一厢情愿罢了。

        不到半分钟的工夫,冯远道就已经彻底想明白了。

        人也再次冷静下来。

        四目对视。

        两边都很平静。

        冯远道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长长地吐出来,最终说:“不必的。辞什么职!”

        戴毅平闻言一笑,说:“还是要辞职的。”

        冯远道露出些不满,“这次柠檬有线失手,又不代表以后就没有类似的机会了!再说了,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我要强推的,失手了也不怪你,你又何必……”

        戴毅平只是摇头。

        冯远道终于停下话头,平静地看着他。

        戴毅平缓缓道:“冯哥……属于咱们的时代,过去啦!我之于你、之于东胜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

        冯远道闻言一愣。

        戴毅平沉默片刻,又说:“你不要觉得我说话难听。自从当时你让我去找彭向明,无论如何要把《盗梦空间》的发行权拿下来,我就知道,我之于东胜,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冯远道张了张嘴,半句话却又噎在了嗓子里。

        他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戴毅平的潜台词——在过去的十几年,东胜传媒一路壮大的过程中,几乎每一步的大跨越、大发展、大收购,都是戴毅平一手策划、一手促成的——冯远道忽然就有些后悔。

        《盗梦空间》的发行权,再如何是个赚钱的生意,又何苦为此寒了戴毅平的心?以他这些年来的功绩、成就,自己又怎么能逼他去向一个他并不喜欢的所谓“女婿”,去哀求一笔也无非就是多赚几个亿的生意?为此伤了他的颜面?

        “毅平,我……”

        戴毅平摆摆手,“冯哥,不必多说了。论做事情,我不如卢总,他既有远见卓识,又不缺脚踏实地,实在是个能做事情的人。论管理,无论是人力架构,还是日常的鸡毛蒜皮,我也帮你分不了忧,这方面,付总擅长,他这人性格沉稳、做事周到、春风化雨,实在是个称职的大管家!”

        顿了顿,又说:“唱片那一块儿,关总做的也算称职。虽说小聪明多了些,做事情喜欢走捷径,有时候不免有些偏狭,但总体而言,唱片公司在他手里,是能稳住的。孙总管院线,也不差。王昱管经纪这一块儿,格局略小了点儿,以后你应该稍微多一些的提点她,让她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些……”

        说到这里,戴毅平笑笑,“人哪……人从来都赚不到自己的见识和格局之外的钱,偶尔走大运赚到了,也一定会很快就赔掉的!”

        冯远道早已听得心动神摇,满面凄惶。

        他知道,戴毅平这是真的要走了。

        戴毅平又说:“之前的那次会上,卢总说得很好,是时候收拢一下了。收拢一下人心,也收拢一下自己的野心。就当下东胜的架构,已经很好,比较完美了。拿出几年的时间来,就像卢总说的那样,潜心砥砺。然后再考虑进一步发展和扩张,才是王道。现在脚步还有点虚,不适合再迈大步子了!”

        “毅平,我……”




 

        “其实这次柠檬有线的事情,算是出乎了我的预料之外的。最近两年,我一直都在盯着的,是天宇有线,实话不瞒您,那才是最适合东胜收购的目标。只不过您太急了,没能容给我足够的时间,我甚至连说出来的机会都还没有。”

        “不过现在依然不晚,他们虽然目前在有线网里排第三,但已经连续卡了几年的瓶颈了,偏他们现在这一步又走错了,只看他们居然想着去并购一家比自己小的有线台,而不是想着从内部挖掘破局的思路,就可以知道,现在天宇有线那边面对自身的困局,其实有些手忙脚乱、心慌气短。”

        “现在彭向明又把柠檬有线拿到手里了,他这个人,我就不夸了,既然敢买,肯定有点手段让柠檬有线起死回生。即便不灵,光靠电视剧的输送,也能拉一波订阅用户了。而如果不出我所料,三年内,天宇有线肯定要出问题。各家电视网竞争那么激烈,向外走不动了,就一定会内乱。”

        “那也是一家小股东多如牛毛的,要收它,有的是可以下口的地方。只是要注意,不要着急!当发现它的订阅用户掉到1800万以下了,大概就可以慢慢入手了。要慢,一点一点的收,短期来看,只要他一路下行,前期的收购,在价格上是会吃点亏的,但长期来看,温水煮青蛙,才是最好的局。”

        “他们那边可没有周兆渊这种疯子,所以最初的几步,是会比较稳当的,但要注意提前布好人脉,宣传口的事情,您是懂得的,我就不废话了。”

        “南方电视网那边,大概还有三到五年的好光景,不过三年之后,咱们之前悄悄收的那些股份,就可以慢慢出掉了,不要多想了,拿不下来的。郭昆能力很强,但做人太过强势,我判断,十年之内,一定会有人忍不了他了,到时候,南方电视网一定会乱,而只要一乱,郭昆一定会下来。接下来,南方电视网怕是会有几年的内耗,但最终怎么收局,能不能破而后立,还要看到时候楚老爷子是不是已经老糊涂了,还有没有当初那个改革的胆魄了!”

        一番长谈说到这里,他终于停下,缓缓地叹了口气,笑笑,“至于再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也看不清啦!”

        冯远道几乎落泪,一把抓住戴毅平的手,“毅平……不至于的!咱们老兄弟们这么些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你何苦……我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当时是还没想明白,所以说了混账话!听了你这一席话,我又忽然想到很多,这几年……尤其是上市成功之后,我的确是有些志得意满了,做事情一下子就急躁起来了,以至于连累的你也是连连失手,我以后不会了……”

        戴毅平笑着抽出一只手来,摆手,“这话对,也不对。归根到底,还是咱们的见识和格局,都到顶了!再把一家电视台收进来,就已经到了你我胸中格局的极限!冯哥,不必自责!”

        冯远道仰头,吸了一下鼻子,看向天花板。

        好一阵子之后,他重新看向戴毅平,“那……你辞职之后准备去做什么?”

   “……今天上午十点左右,柠檬有线电视网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内部的人事组织架构变动,由明湖投资公司总经理张盛担任柠檬有线电视网董事长,由原柠檬有线董事、副总经理佟阳明,担任公司ceo兼总裁,至此,马里亚纳影视文化传播公司对柠檬有线电视网的收购,彻底尘埃落定。”

        燕京,一辆正飞速开往机场的豪华加长版迈巴赫上。

        沈青枫正抱着平板电脑,看着今天国内娱乐圈和财经圈最大的新闻。

        “有消息人士透露,目前上任的柠檬有线顶层管理人员,是一个过渡时期的暂行方案,柠檬有线或将在之后半年内,进行更复杂的人事调整。另据相关的消息汇总,经有关专业人士估计,马里亚纳影视文化传播公司此次对柠檬有线的收购,及随后进行的退市私有化,总计动用的资金规模,应在四百亿以上。”

        “据行业内部人士估算,马里亚纳应该是为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而在此次马里亚纳完全并购了柠檬有线之后的首次人事任命中,我们很惊讶的发现,马里亚纳的总裁安敏之,并没有出任柠檬有线的任何职务,反而是由负责经手具体收购的明湖投资的总经理张盛,出任柠檬有线的董事长。”

        沈青枫的眼睛虽然始终落在屏幕上,但脑子却早就已经走神了。

        叫人目眩神迷的一串串数字。

        动辄以百亿计算。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