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文曾杰 多人㖭上面一个吃免费

时间:2021-09-11 11:39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这应该是苏大哥的世界离自己太远了,他这个高度,对于这两千万也不是随便要的,而是真的有这里力量去要的,不然那方家少爷也不会给的这么痛快了。

而且苏大哥这赚钱速度也太快了吧,随便一句话,就赚了两千万,而方家人的样子还是给的心甘情愿的,仿佛苏大哥要是不收的话,他们都会不乐意的,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杨枫看着那方家少爷兴奋的样子,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自己是不是在梦中啊,这给钱还能这么兴奋的吗?而且这给出去的还不是小数目,是两千万啊,这可是美刀,就算是方家少爷有钱,也不可能拿这么多钱送出去还不当回事的。

他在杜宾的身边,知道杜宾的水平也就几十万的花销,超过百万他也不是随便能花销的起的,也得通过家里了,而这方少竟然一次性拿出了两千万,这方家和杜家的差距难道就这么的大吗?他已经理解不了这些家族的关系了。

不过有一点他算是明白了,明白为什么那个小子给杨子悦一百万美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了,这是因为他太有钱了,他的钱来的太容易了,随便威胁一下方家人,就得到了两千万,而看方少他们的样子,哪里会事后去报复什么的,就差把那小子供起来,对那小子点头哈腰的,自己对杜少也就不过是这样吧。

他知道这次自己这走眼走的到底是有多离谱,要是早知道杨子悦找的男人是个这么强大的男人,那自己还去抱什么杜少的大腿啊,杜少怎么会有这小子的大腿粗呢。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苏伟峰到底是什么背景,但是也知道这个小子绝对是有这恐怖背景的,这是个大人物啊。

他的肠子都快毁青了,当时自己为什么不长眼睛啊,现在可是好了,自己想要去抱这大腿都抱不上了,已经彻底的得罪了这个小子了。

杨子悦看着苏伟峰的眼睛中都是精光,两千万美刀,两千万美刀,她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座美刀堆成的小山,那些美刀上面的人头都露出了笑容,她的口水差点都流了下来,这是多少的钱啊,她都已经不敢去想象了,这么多钱这么轻易的就给了那个小子了。

她在被美刀震惊之后,不久,也想到了更加关键的问题了,也就是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轻易的得到这么多的钱,而且还不是正常的商业赚取的,这分明就是勒索了,而且这勒索的还是方家人。

更加奇怪的是,方家人在面对这两千万美刀的天价勒索时,竟然没有丝毫的愤怒,而是给的这么痛快,还这么的兴奋,好像对方不收他们才会担心一样,这完全就是不合逻辑的事情啊。

周围的众人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方家人就好像狗腿子一样的围着这个男人打转,这男人到底是谁,他们都已经懵了,同时看向苏伟峰的目光也变了,变得充满了敬畏之色。

“苏先生,我现在就去打断那杜宾的狗腿,然后您在看怎么发落。”方子才在苏伟峰的身边陪笑道,向着苏伟峰请示。










 

金大师听到方子才的话,也将目光看向了苏伟峰,只要苏伟峰一句话,他就立刻出手,他可得好好的表现表现,不然这个魔鬼要是记仇就完了,自己可是禁不住他一拳打的啊。

杜宾一听说方少要打断他的腿,顿时叫慌了,下意识的后退,可刚退了一步,就感觉撞到了墙上,回头一看,正是一个肌肉大汉狞笑的看着自己呢,这周围都是方家的保镖和内保,他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地方。

他心中焦急的不行,他知道这个方少并不是在开玩笑呢,那两千万都说给就给了,这要是真打断自己的腿,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了,自己可不想成为残废啊,杜少慌了,虽然一贯嚣张,那是自己有嚣张的底气,可是这时候,他还哪有一点的底气了,现在只希望能有人来救自己。

“你不能这样对我的,我是杜宾,是杜家的人,你们方家难道要和杜家开战吗?”杜宾色厉内荏的威胁道,实际上心中已经慌的不行了。

杨枫已经瘫坐在了一旁,身下更是湿漉漉的一片,方家要打断杜宾的腿,自己是跟着杜宾的,而且今天是自己给杜宾创造机会,要把杨子悦送上他的床的,自己也是主犯了,那个男人不可能放过自己的。

自己刚刚明显是站错了队,站在了杜宾这一边,现在杜宾要是被废的话,那么自己怎么能逃的过去了,注定也是要被废掉的,想到这杨枫更加的紧张,惊恐的望向四周,唯恐有人对自己出手。

实际上他的惊恐是多虑了,就冲他这弄的一身湿乎乎的,加上骚臭的味道方家那些保镖们躲着他都来不及,唯恐离的他近了粘到自己的身上呢。

“等等。”这时苏伟峰发话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动到了苏伟峰的身上,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杜宾和杨枫他们顿时都紧张了起来,他们知道现在这个小子的话,就影响着他们的命运啊。

尤其是杜宾,他可是家族子弟,他不担心自己被弄死,他相信这个男人也不敢,就算是方家也不敢,这在闹市杀死一个家族直系,那事情可就大了,谁也担待不起。

不过他知道要是自己被打断胳膊腿,或者是被重伤的话,那倒是很有可能,虽然他不相信杜家真的会怕了这个小子,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自己要是被废的话,那自己的前途也就完了,自己注定要成为杜家的一个污点,自己肯定会被雪藏,不可能再被重视了。

这对于一个家族子弟来说,是不能容忍的事情,甚至比杀了他们还严重。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