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医生摸得受不了 折磨女生下面

时间:2021-09-10 15:37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太上道祖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元圣来吸走他的鸿蒙紫气。”

    元始天尊道:“这只怕不可能吧。”

    太上道祖说道:“元圣在天下人面前做尽了仁义之态,若是公诸天下,请他来解毒,他应该不会拒绝。”

    通天教主道:“这其中有问题,他会说,既是如此,那就算是我们输了。我们输了,云霄就要交出去。还有,他在解毒的同时还可以对我另做其他手脚。总之,这元圣行事,心思极其缜密,绝不会没有后招的。我们能想到的,他都能想到。”

    元始天尊道:“那还有其他办法吗?师兄,你学究天人,一定会有办法,对吗?”

    太上道祖叹了口气,道:“彻底解决的办法暂时没有,但如果你我一起为通天师弟压制他体内的风火天道,通天师弟可暂时无忧。他再趁机慢慢分解体内的灵醉,也许用个百年时间,可以消解。”

    元始天尊道:“既是如此,那今后通天师弟就待在这八景宫里。截教那边,我会去照应。云霄嘛,也就在这八景宫里,不要去其他地方。”

    “百年时间……”通天教主沉沉一叹,道:“我到现在才明白元圣的真正目的。他要用这件事拖住我们三个一百年的时间。这一百年里,这个仙界只怕不会平静啊!”

    太上道祖微微一笑,道:“话虽如此,可元圣终究是没有看透真正的自然之道。我跟诸位圣人说,最后可能宇宙大破灭,这并非危言耸听。但这也不代表,发展到那个地步的时候,元圣能有好下场。因为元圣是处于鸿蒙紫气的一环……若是朝后面发展,就说明有人将鸿蒙紫气给破了。那才是最可怕的!”

    元始天尊道:“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接下来,咱们还是安心为通天师弟疗伤吧!咱们师兄弟三人,就算是最后死在一起,也算是不寂寞了。”

    太上道祖一笑,道:“你们这两人啊,平时都不对付,只有在遭受外敌的时候,才会这般齐心。师父他老人家若是看到你们如今这般和谐,他一定会很开心。”

    元始天尊嘿嘿一笑,道:“通天师弟收弟子不讲究,这一点我是始终不赞成的。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师弟,我只好捏着鼻子忍忍他了。”

    通天教主笑道:“事物都有两面性,我的弟子中,大多是出生不大好。但出生不好,也是生灵。生灵都有追求道的权利!我那些徒子徒孙中是有很多良莠不齐,但元始师兄你手底下也不尽然都是品质优秀的。”

    元始天尊吹胡子瞪眼睛,道:“这说的什么话,这是讲概率的。我那些徒子徒孙中,品性差的寥寥无几。你那些弟子中,品性好的才是屈指可数!”

    通天教主道:“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我那些弟子中,怎么品行好的是屈指可数?我的亲传弟子中,那个品性不好了?你那徒孙杨戬,上次搞出的事情你不清楚吗?要把妖精全部杀光才肯罢休,碧霄和琼宵去阻拦他,他连我那两个弟子都想杀。这事,我原本是不想跟你说的。”

    元始天尊道:“杨戬那个小兔崽子在那件事情上的确是过分了,我狠狠的将他责罚了一顿。如今都还在麒麟崖下关着禁闭。不过师弟啊,你不觉得这事也说明了一件事吗?你的亲传弟子,两人合力打不过我的徒孙,这是不是你收弟子太不讲究了?”

    通天教主道:“我收亲传弟子重品性,至于天赋好不好,并不是那么重要。”

    元始天尊道:“所以我说你不讲究!”

    通天教主道:“……”话还没说完,忽然喷吐出一口鲜血来。顿时,老脸一片殷红。

    “师弟,你……”元始天尊骇然,道:“好好好,是为兄不对,你别动气啊!这吐血可不大好玩!”

    通天教主不再说话,盘膝而坐,默运玄功来压制体内的风火天道!

    元始天尊来到他的背后,也盘膝而坐,跟着双掌抵在他的背后。他运转体内的强大三清之气进入通天教主的体内,帮助其压制风火天道。

    许久许久之后,那风火天道方才安静下来。

    通天教主的脸色这才趋于好转。

    “多谢师兄!”通天教主苦笑一声,道。

    元始天尊起身,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以后不跟你争了。”

    通天教主微微一笑,心中却是觉得暖洋洋的。

    他虽然在外都是高高在上,但在元始天尊和太上道祖面前,他觉得自己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受尽宠爱的小师弟。

    太上道祖忽然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如今到底去了何处,为何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踪迹呢?”

    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便也想起了师父鸿钧老祖,心中顿生思念之情。

    且说昆仑界内,那元圣收了命运神殿,接着就乘坐命运之舟带着元雨仙和黑尸朝外界飞去。

    此去,要经天界,幽冥界,西方界,最后才能到达元界!

    路程遥远……

    陈扬也收到了元圣的指令,须在昆仑界外的茫海上汇合。陈扬接了指令,便也朝昆仑界外飞去……

    他心里有些累,甚至想脱离元圣,干脆这时候跑去跟太上道祖他们相认。如此似乎会更舒服一些……但是他又觉得不行,通天教主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迹,已经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自己怎能功亏一篑呢?

    卧底在元圣身边,到底能得到什么,陈扬心里不清楚。但冥冥之中,他总觉得这是有命运的指引的。

    三天后,陈扬来到茫海中,终于登上了元圣的命运之舟。

    之后,命运之舟快速出发。

    在命运之舟上,陈扬先向元圣请罪,说自己擅做主张,差点坏了大事。

    元圣盘膝而坐,微微一笑,道:“何罪之有?你做的很好。虽然被道祖发现了一些端倪,但你后续处理的也很不错。轩辕台,你是个有急智的人,这一点比修为更重要。其实你在老夫手里,本来应该也是要死上数次的。但你依靠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如今却还活的好好的,这是你的本事!”

    陈扬道:“多谢圣主夸赞,属下以后一定尽心尽力为您办事!”

    元圣忽然又道:“你想不想拜老夫为师?”

    陈扬心中一惊,面上却是做出惊喜交加之态,道:“属下做梦都想!”

    元雨仙在一旁却是急了,道:“师父……”

    元圣并不理会元雨仙,继续说道:“老夫有两件事要你去办,只要你能将其办成,便可证明你对老夫是足够忠诚。届时,老夫便会收你为徒。”

    陈扬单膝跪地,道:“请圣主吩咐,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元圣道:“第一件事,你去天界查一查,伏羲到底是什么情况。老夫给你两年的时间,如何?”

    陈扬道:“伏羲大帝一直都深居不出,属下也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他了。用两年的时间来查这件事,只怕有些不够。毕竟来去的路上也要花费不少时间。”

    元圣淡淡道:“只有两年的时间,不能讨价还价!”

    陈扬道:“这个事情欲速则不达,属下强行跑去查探,万一泄露了身份,只怕是有去无回。属下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但若时机成熟,属下也会尽快查探清楚,然后返回。”

    元圣道:“老夫说过,不能讨价还价。”

    陈扬无奈,道:“是!”又忍不住问:“若是两年完不成,会怎样?”

   元圣没有理会陈扬。元雨仙则是说道:“我师父一向待人宽厚,但是在交代的任务上还是颇为严格的。你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任务,奖励自然不会少。但若完不成,惩罚也必不会少。至于惩罚是什么,眼下你也不必知道,总之,不会是什么好滋味。”

    陈扬苦了张脸,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道:“属下会去竭力完成。”说罢之后又道:“但是圣主,您不怕属下最后乱说个情况,或者没了解清楚就来向您汇报了吗?”

    元圣看了一眼陈扬,淡笑道:“老夫这里有一枚玉简,你将玉简时刻带在身上,等见到伏羲的时候,便揭开玉简的封印。届时,你见伏羲时所发生的一切,老夫就都能通过玉简来推演清楚。”

    陈扬松了口气,道:“那就太好了。”嘴上这般说,心里却是无语得很。又怎知道这什么玉简会不会随时在监视自己呢?

    之后,元圣便给了陈扬一枚玉简。陈扬将其珍而重之的收好。

    元圣又道:“再走一截,你就下舟吧,反正此处离天界也不算远了。”

    陈扬道:“属下有些担心,若再遇上陆压道人该如何,属下实在不是他的对手啊!”

    元圣道:“这倒是个问题,老夫也不好为你出面。”

    元雨仙道:“不如弟子伪装一番,然后护送他回到天界。”

    陈扬马上道:“姑娘只怕也不是陆压的对手,不过咱两若是联手,应该没什么问题。要不,圣主您查查看陆压在何处,将其击成重伤,如此可一了百了。或者说,把他杀了也行!”

    “胡闹!”元圣道:“陆压道人乃是仙界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若是死了,最后被人追查到老夫的头上,岂不是自毁根基?老夫先前所做一切,岂不全是白费?”

    陈扬道:“那如果我将陆压给杀了呢?”

    元雨仙翻了个白眼,道:“就凭你?”

    陈扬道:“我是说如果,一切皆有可能嘛!”

    元圣道:“你若是能将陆压杀了,老夫算你大功一件。至于后果嘛,并不会有。只要不是老夫动手杀的,其他一切都不算什么。你加入圣殿的身份,老夫这边不会让其泄露出去的。”

    陈扬马上就明白了元圣的意思,要是自己杀了陆压,那就是天界轩辕台干的事情嘛!谁会怀疑到他元圣的身上……

    元圣是不敢先行杀戮陆压这等准圣之事的,一旦暴露,群雄和诸圣都会发难。到时候,他又能如何自圆其说?

    翻脸,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末了,元圣说道:“老夫还有事情要处理,需先回元界。雨仙,你就改变下身份,陪轩辕台去天界。到了钟灵山外面,你也不要走,一直等着。若是陆压真的寻上门来,你们二人合力,当也没有问题。陆压还不敢闯进钟灵山中。钟灵山外发生任何事情,里面那些人也不敢出来过问的。”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