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在工棚啪啪 求你把它拿出去观看

时间:2021-09-10 13:30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他?还是她?

  易痕有些想问,但又问不出口。

  毕竟,两人还没熟到那种地步,乍然这么一问,太刻意了些。

  他牵强一笑,而后道:“那挺好的。”

  “嗯,你呢,你们战队近期拿了不少奖吧?”

  “你看过?”

  “我看了网上的直播。”

  “都是十七的功劳,她是个很强的电竞选手。”

  “那也是团队的力量啊,我看过直播了,你们都很优秀的……就别妄自菲薄了。”

  “行,那就当我也很优秀。”

  “哈哈……来,喝酒。”

  不远处,苏暖暖看着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大叔,我累了。”

  厉衍琛看她额头上出汗了,忙将人拉出了舞池。

  而后找服务生拿了湿纸巾,帮她擦了汗。

  苏暖暖就跟个傻憨憨一般,仰头看着他笑。

  “喝点水?”

  “大叔我想喝酒……我今晚还不想回家。”

  厉衍琛眸色微暗,嗯了一声道:“不回家想去哪?”

  “去大叔的别墅~!”

  “……”小丫头主动暗示上了。

  那么还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呢。

  在纪家,每次这种事儿,终究是很难尽兴的。

  因为,纪云霄离他们太近了。

  纪云霄太有魔性了。

  仿佛只要在纪家,厉衍琛就做不到真的为所欲为。

  会有一定的顾忌。

  所以。

  “好,带你去。”

  苏暖暖踮起脚尖,就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

  想大叔了。

  哪怕人在眼前,都想。

  想跟他亲密无间的那种想。

  想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可以做任何事的那种想。

  ……

  一行人玩到后面,已经很晚了,杨锐提议该回家了。

  易痕忙道:“我送你回家吧。”

  杨锐笑道:“你也喝酒了吧?”

  “车留这边,我打车送你回家,行吗?”

  都陪着喝了一晚上酒了,还救了自己。

  杨锐想了想道:“行啊,那就麻烦你了……”

  省得他们都成双成对的归家,就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看着太孤寂了。

  易痕高兴道:“那我们走吧。”

  “嗯。”

  “暖暖,该回家了,走了。”

  苏暖暖喝的有些半醉的状态,笑得跟个憨憨一般的朝她挥手道:“杨锐我送你,我开我的跑车送你回家……”

  “用不着你送,有人送我,赶紧跟你的大叔回家去吧。”

  看着都快甜腻死了。

  今晚这一对又一对的……

  早知道,把孟醒也给喊出来了。

  单身狗,一起被虐!

  好歹还能有个伴呐。

  至于易痕,压根就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杨锐没有同病相怜的感觉,只在孟醒那儿有。

  苏暖暖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道:“谁送你?”

  杨锐朝着易痕扬了扬眉道:“他。”

  “哟,有小哥哥送你,你就不要我送你了啊……杨锐你真坏。”

  “去去去,喝多了就赶紧回家,别跟着凑热闹。”

  “杨锐你嫌弃我!”

  “哪天不嫌弃你了……走了。”

  “坏杨锐。”

  杨锐赶紧朝着厉衍琛看了一眼。

  厉衍琛心领神会的点了下头。

  “乖,回家了。”

  “哦……去别墅,要去别墅……不回家。”

  “好,去别墅。”






 

  “嘿嘿……去别墅可以对大叔为所欲为。”

  众人:“……”不愧是喝高了的人,还真什么话都敢说。

  林小曼朝着苏暖暖傻笑道:“暖暖你真污。”

  苏暖暖摆手道:“这种话,说的人才不污,听得懂的人才污……你们都污。”

  好吧,他们都污。

  “走了,回了,回我和大叔的家去了……不跟你们玩了。”

  说着,就跌跌撞撞的被厉衍琛扶着往外走了。

  说回家,就恨不得立马到家一般的姿态。

  厉衍琛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小丫头喝醉了,一会儿只怕还有的折腾。

  众人纷纷离去。

  易痕和杨锐一起去了路边打车,回去的路上,杨锐虽然脑子还算清醒,但头有些昏沉。

  她靠在靠椅背上,闭着眼睛小眯了一会儿。

  等到了地方,还是被易痕给喊醒的。

 白祸水瞪大双眸的难以置信,看着林阳。

  她,大脑在不断,颤抖的仿佛有不敢相信林阳所。

  “商盟被你拿下了?你你什么意思?”白祸水声音都在发颤。

  “我已经成功扶持了易先天坐上商盟之主,位置的花安跟童爷都已经死了!商盟内再无人有易先天对手!而易先天有我,人的这商盟的不就有我,了吗?”林阳淡淡笑道。

  “好卑劣,手段!”

  白祸水银牙紧咬的怒目而视“林神医!你别高兴,太早!你真以为你控制,了易先天?你虽给易先天服用毒药!但他若得商盟之主,位置的要什么没是?他完全可以凭借手中资源偷偷解你毒药!等他解你之毒,那一刻的他定会向大会举报你,所作所为!到了那个时候的你将万劫不复!死无全尸!”

  那你要我怎么做?林阳询问。

  “很简单!杀了他!”白祸水冷道“杀了易先天!重新再找一个人做商盟之主!最好有你忠心,人的如此即可!”

  这话一落的林阳一不发的只有含笑望着白祸水。

  白祸水柳眉紧蹙“你盯着我干什么?”

  “白盟主的你有个聪明人!而我自认为也不傻的你这种离间计觉得会是效果吗?”林阳笑道。

  白祸水脸色轻变的但很快平复下来的人侧首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的要我点破吗?那行的我就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吧!白祸水!你要我杀易先天的不过有要我杀鸡取卵罢了!立一个商盟之主何等困难的而且如果易先天死了的商盟内无德高望重之人的多半会由大会接管掌控!那样我再想介入的便有难如登天的你要我杀易先天的只有想让我重新将商盟交回大会,手中!你以为我不知吗?”

  白祸水暗哼一声的没是说话。

  林阳凑近几分的再有低语“而且的我觉得易先天不可能背叛我!因为我给了他一个不可能背叛我,条件!”

  “什么条件?”白祸水愣问。

  “我许他长生不老!”林阳笑道。

  白祸水瞳眸狂颤的人猛地站了起来的张着小嘴呆呆看着林阳。

  “长长生不老?你真,能让人长生不老?”

  “怎么?白盟主的你又要开始质疑我,医术了吗?”林阳淡笑说道。

  “我我不有这个意思”白祸水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咳嗽了下的脸色恢复平静的但心里头却有波涛汹涌的掀起了惊涛骇浪!

  长生不老!

  这有何等诱人,条件啊!

  古代多少帝王为追求长生不老而误国!

  今又是多少人为了能延年益寿而疯狂!

  这有金钱无法买到,东西!这有权力无法操纵,东西!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