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纱衣含乳尖 乳沟里粘稠的浓精

时间:2021-09-03 13:49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唐小川道:“妈,是我,你们休息了吗?”

        “还没呢,我和你爸,还有左邻右舍几个老人在禾场上乘凉呢!”

        唐小川问道:“爸好些了吗?”

        “好多了,他呀是一个闲不下来的命,在江城住了一两年,各种病都来了,这回来不到两个月,他吃得下睡得着,啥病都没了,每餐都要喝二两,还要吃两碗饭,没下酒菜他还发脾气!”

        “前两天我跟他去镇上卫生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他的轻度高血压都没了,血脂和脂肪肝也恢复了正常,啥事都没有!”

        的确,轻度高血压是不需要立刻服药控制的,一旦服药,就离不开药物了,通过体育锻炼和适当的劳动有很大的几率可以让轻度高血压恢复到正常水平。

        两个月前,老头子身体不太舒服,去医院一查,轻度高血压、高血脂,还有轻度脂肪肝,在去江城跟唐汉民一家住之前,老头子身体好得很,啥病都没有,自从去了城里,各种病都来了,过敏性咽喉炎频发。

        查出得这些常见病之后,老头子说什么也不在城里待了,自己一个人又跑回了乡下,老妈没有办法,只能跟儿媳王秀卿商量了之后把孩子交给王秀卿,她也回了乡下,王秀卿就带着两岁的一起去幼儿园上班,让儿子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下班就带回家。

        老头子自从回了乡下,做做田间的农活,把家门前的菜园子又种上菜,屋前屋后清理干净,一个多月下来,身体又渐渐好了。

        “你要跟你爸讲话吗?”老妈问道。

        唐小川说道:“好!”

        电话那头传来的老头子的声音:“喂!”

        “爸,听妈说昨天你们去医院检查了,啥事都没有?”

        “嗯,我就是一个只能在乡下住的命,不干点农活,不在田里走几圈我就浑身不舒坦,你看我这回来立马就好了,所以你们以后别再叫我去城里了,城里的日子我过不了!”

        唐小川道:“爸,我可没叫你去城里住,是你自己要跟孙子在一起才去城里的,既然你不想住城里,那你就住乡下吧,家里那几亩地也够你伺候的了!不过有句话我得说,你这每餐都要喝二两,过量了啊,你喝得整天都是浑身酒气、醉醺醺的,我们做儿子的不会嫌弃你,您两个媳妇和孙子可就说不好了!我也知道您这么大年纪了,要您把酒戒了也不太现实,既然戒不掉,那就减量吧,一天只喝一顿,一顿二两,这不过分吧?酒是个好东西,但它也有不好的时候,喝多了伤身,一顿两顿当然不会有事,可它架不住时间长啊,日积月累下来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了!”

        “行了行了,你都是做大老板的人,五湖四海都跑遍了,难道你跟别人说话也是这么啰嗦吗?你那些员工怎么忍受得了哦!”电话里传来老头子的反怼。

        唐小川一阵无语,“你要不是我爸,我一个字都懒得说,就这么着吧,我挂了!”

        挂了电话,唐小川丢下手机叹着气。

        关靖雯问道:“这是怎么啦,说得好好的怎么就吵起来了?”

        唐小川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儿说:“后天是爸的生日,这么些年,我们都没有给他过生日,也不记得,今年我想回去!”

        关靖雯拍了拍唐小川的背,“这事原本是我这个做媳妇操心的,你的事情多,不记得也正常,今年咱们回家给爸、妈过生日,以后每年都回家,就这么定了!”

        唐小川点点头,“谢谢!”

        “谢什么,这不是应当的吗?”关靖雯打了一下他。

        唐小川又拿起手机给唐汉民打了一个电话。

        “喂!”

        “我打算明天回去一趟!”唐小川说道。

        电话中唐汉民愣一下,“回乡下?”

        “对,你要不要也回去?”

        “有什么事吗?”

        “后天是爸的生日!”

        “好!”

        “既然这样,明天去你家吃中午饭,下午一起回家,我来安排交通工具!”

        唐小川扭头问关靖雯:“咱家还有多少现金?”

        “现金只有十几万吧,不到二十万!”

        接下来唐小川又打电话叫人准备一点现金,安排人在江城租两辆直升机。

        第二天一早,唐小川夫妻俩简单收拾了一下换洗的衣裳就乘坐直升机前往机场乘坐专机飞江城。

        到了江城机场,唐小川和关靖雯又上了直升机。

        “不是说去汉民家里吃午饭吗?这是要去哪儿?”关靖雯忍不住问道。

        唐小川说道:“顺道去看看廖庆远的老娘,老人家一个人在老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关靖雯一愣,随后就问:“他不是还有一个姐姐就住附近吗?”

        唐小川摇了摇头:“毕竟是出嫁的女人,如果她丈夫大气,说不定她还能多帮衬娘家,如果她丈夫······算了,不说了!”

        直升机只飞了大半个小时就飞到了廖庆远家所在的村子上空并在一片大打谷场降落,这架直升机的到来让整个宁静的村子顿时热闹起来,很多村民都跑过来观看,就连村里的书记和村干部都很快闻讯赶过来。

        “有谁知道这是哪里来的人吗?”村支书拉过一个村民问道。

        村民摇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不过他们一行人往廖老婆子家里去了!”


 

        村支书一听,就对其他村干部说:“咱们也去廖家看看!”

        唐小川和关靖雯以及战哥、武哥等人来到廖庆远家里,只看到门上一把铁锁把门。

        “不在家啊!”关靖雯对唐小川说道。

        唐小川围着房前屋后走了一圈,看到隔壁一家后面的菜园子里有人正在整理菜园子,就走过去喊到:“老乡,请问大姐,您知道隔壁的廖家婆婆去哪儿了吗?”

        那是一个中年妇女,抬头一看,“你······我看见你好像有点儿面熟,你是不是庆远的朋友,廖老爹去世的时候你来过?”

        “对对对,那次我来过!”

        “哦,廖婆婆去给人插秧了,一大清早就去了!”

        “这样啊,那你知不知道给谁家插秧?能不能帮忙带我过去,我是专程过来看看她老人家的,待会儿就要走!”

        中年妇女很热情,连忙答应:“行,你就在我家里坐一下,我去帮你把廖婆婆叫回来,只有几里地,很快的!”

        唐小川连忙说:“那真是麻烦您了!”

        走到屋前,唐小川对关靖雯说:“隔壁的邻居去叫廖阿姨了,就在附近!”

        这时村干部们快步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些看热闹的村民。

        “请问······我是本村的村支书范中文,请问二位是哪里的客人,来廖家是有什么事吗?”

        唐小川与村支书握了手,“范书记你好,我是庆远的朋友,我们专程过来看看廖阿姨的!”

        “原来是这样啊,你们有心了,这廖庆远去世之后,廖婆婆的日子就难过了,哎······对了,廖婆婆不在家,那个谁,你们有谁知道廖婆婆去哪儿了?”

        唐小川说道:“刚才隔壁的大姐说廖阿姨在给人插秧,她已经去叫了!”

        “那行,那咱们等一会儿!”

        在这位村支书的招呼下,村民们从左右邻居家里借来一些凳子椅子让唐小川等人就座。

        没过一会儿,隔壁的中年妇女就和廖阿姨赶了回来,廖阿姨带着一顶旧斗笠,身上都汗湿了,裤脚卷到了膝盖,膝盖以下全部都是稀泥,显然是一听到唐小川来了,连脚都没有洗就往家里赶。

        “阿姨!”唐小川迎了上去。

        廖阿姨显得有些局促,“小川啊,你这大的老板了,怎么还来看我这个老婆子的,担不起啊!”

        唐小川道:“有什么担得起担不起的,我就是再大的老板也是您的晚辈啊!”

        “······看我都不记得开门了,快跟我去家里坐坐!”

        廖老太看拿着钥匙去开门,唐小川注意到老太太的头发都白了,这才几个月的时间,老太太就好像是老了十几岁的样子。

  “阿姨,现在怎么还有秧插呢?”坐在堂屋里唐小川问廖阿姨。

        廖阿姨笑着说:“我们这里的稻谷是种两季的,早稻和晚稻,现在七月下旬了,刚刚收完早稻,要立马把田耕出来栽种晚稻,从前是叫双抢,抢收抢栽!”

        唐小川点头:“我们家那里从前也是栽两季的,不过现在都只种中稻一季了,栽中稻之前就是养殖小龙虾的,小龙虾的产量高价钱好的话,比种两季稻谷强多了!”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