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开车文 学校男生下课把我做了

时间:2021-09-02 10:58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你用手帕擦一下眼泪吧。”元晴转开头,语气低落。

    “没,没带。”陆时言赤红着眼睛流泪道,“我出门的时候,赶得太急了,我怕……我怕来迟了,就要见不到你了。”

    这话说得,可真好听。

    元晴告诉自己不要轻易相信陆时言的话。

    他就是一个狡猾的男人。

    可是,当元晴看到陆时言哭个不停,一张俊脸都哭得通红起来,说话也不利索,笨拙又低微的拉住元晴的手。

    想要挽留她,又不敢太过用力,生怕惹来元晴的反感和厌恶。

    只能小心翼翼的拉住元晴,像个可怜的小兽般,巴巴望着元晴。

    “你……”元晴心中一动,刚要开口。

    陆时言立马就打断她,眼泪流得更多,“你不要走,我下次会记得带手帕的,一定会记住,你不要讨厌我,我再也不犯傻了。”

   陆时言生怕元晴嫌他蠢,嫌他没用。

    他泪目看着元晴,乞求元晴不要讨厌他。

    这段时间以来,为了能重新追回元晴,陆时言受到了不少挫折,已经将他的自信心完全磨灭掉了。

    现在在陆时言心中,自己就是一个惹人厌的存在,他完全配不上元晴,元晴随时都要喜欢上别人,不要他的。

    他对自己没有信心,所以才觉得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惹来元晴的嫌弃。

    元晴没来得有些心酸。

    她给陆时言递了一条手帕,“擦擦眼泪吧。”

    陆时言狠狠一怔,彷如做梦般,不敢相信元晴会给他递手帕。

    他小心翼翼的接过元晴手帕,根本就不舍得用。

    反而,一脸宝贝的捏在手中,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

    傻笑!

    元晴见状,没好气道:“你快擦眼泪。”

    元晴极力样转自己在生气,奈何她的声音,软软绵绵的,丝毫没有生气的威力。

    她最温柔了,连生气都不会。

    “嗯。”陆时言用着元晴的手帕,小心翼翼擦拭自己脸上的眼泪,然后对元晴说:“我把手帕洗干净后,就还给你了。”

    “不用了。”元晴摇头,淡淡道:“一条手帕而已,不用换了,你丢掉就行。”

    这一幕,仿佛调转了一般。

    元晴犹然记得,当初要给陆时言换手帕的人是她,漫不经心说不用她换手帕的人,则是陆时言。

    曾经陆时言不懂珍惜的,现在都轮到陆时言尝尝当时元晴的滋味。

    陆时言微愣,眸光闪烁中,哀伤倾泻流出。

    他紧紧攥住元晴的手帕,很执着,“我会洗干净还你的。”

    元晴不想再跟他争论。

    一条手帕而已,陆时言爱还就还,爱丢掉就爱丢掉,她不会再轻易被他影响到自己的心情了。

    “可以放手了吗?”元晴声音轻淡的问陆时言,“安安他们,还在等我回去。”

    言下之意,元晴陪不了陆时言太久的。

    这次,元晴是因为一时心软,才留下来多陪陆时言一会儿的,下次,元晴就不会再对陆时言心软了。

    “再等等,再等一下。”陆时言低声哀求。

    “这有意义吗?”元晴问他,“我还是不会原谅你的,不管陪你多久,结果都一样。”

    “可我……只想再看看你。”陆时言低声苦笑。

    “就算你讨厌着我,不想要见到我,我还是想要见你一面,一面就好,我还是很想见你,元晴,我忘不掉你,我喜欢你。”

    “我……”

    陆时言说着说着,又嘶哑的哭泣起来。

    他仍是拉住元晴的手,弓着挺直的腰杆,满腔热泪掉落地上,化开淡淡的颜色。

    元晴蹙着眉,同样垂下头,看到地上,陆时言掉下来的眼泪,形成很浅淡的水迹。

    她的心,就像被这一滴滴眼泪给滴穿了一样,五味杂陈。

    这时,安全通道外面,响起张典娜和张明娜的声音。

    她们正在找元晴。

    实在是元晴去洗手间去了太久,张家姐妹花不放心,才出来找她。

    “元晴姐,你在哪里,听见我们的声音吗?”她们叫道。


 

    元晴一愣,想着要不要回应张家姐妹花。

    就在元晴犹豫的时候,陆时言蓦然抱住元晴,用力的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低声哀求,“不要管她们,我不想和你分开。”

    这个无赖。

    元晴应该要用力推开陆时言,再给他一个耳光才对的。

    可是,他的眼泪,打湿了她脖子上的肌肤,热热的,仿佛充满他的哀伤请求。

    元晴竟然使不出力气推开陆时言。

    她不想要看到他哭,不想要看到他如此卑微的样子。

    “我知道了,你先不要哭了。”元晴说。

    安全通道外面,张家姐妹花的声音,渐渐远去。她们还在奇怪,怎么就找不到元晴,决定去女洗手间看一眼。

    她们走远后,陆时言才缓缓松开元晴。

    他的眼泪又掉了下来,跟个惨兮兮的小可怜似的,随时等着元晴狠心抛弃他。

    元晴伸手,擦一下自己的脖子和脸颊,上面都占有陆时言的眼泪。

    “你分明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元晴喃喃质问。

    “我没有在装,我是真的难受,想到马上就要见不到你了,我就难受得要命,心里疼得就像被撕开一样。”要是能把自己的心剖出来给元晴看,陆时言绝对会让元晴看看,他现在有多么的伤心。

    元晴微微张开小嘴,看着满脸悲痛的陆时言,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渣男受到惩罚,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为什么元晴完全高兴不起来?

    也没有陆时言获得相应报应的快感,元晴还是被陆时言影响了心情。

    被他的眼泪,所动摇。

    她要是能狠心一点就好了。

    这时,安全通道外面,再次响起张家姐妹花的声音,她们从女洗手间出来,发现还是找不到元晴,决定回去告诉所有人,让他们分头去找找元晴。

    元晴是她们之中,最需要保护的人,她不但迷糊,还是一个路痴,指不定在医院里都能迷路的。

    偏偏,元晴去洗手间的时候,没有带上手机。

    她们也不能直接联系元晴。

    听着张典娜和张明娜急促远去的脚步声,元晴声音瓮瓮的对陆时言说:“我得要回去了,我再不会他们会担心的。”

    陆时言自知无法长时间留住元晴的。

    她始终是要离开回去的。

    他只是能争取一秒是一秒,多一秒也是他赚了的。

    像他这种人,又有什么资格能拥有元晴?

    陆时言对自己彻底丧失自信心,委屈巴巴的看着元晴,牵住她的手,想放又不想放。

    婆婆妈妈得很。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