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樱桃不能掉出来出去走一圈 被男同学摸下体

时间:2021-08-17 14:31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莫语看到了信中内容。

    “小语吾女,得知你安然无恙之时,为父心中之欢喜,难以言语。今你我分别已有数十余年,每每想起当日你在我眼前被红尘老人强行带走,为父便如坠无间地狱,难以超脱。我时常都在扪心自问,我对你到底是否真的做到了犹如亲生?为什么我可以让你来代替小然受这等苦痛?难道心中做了自私的选择,嘴上还要说,你和小然在我心中是一样的吗?这些年来,我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在为父心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你的确是和小然一样重要。当初之所以同意了这个选择,乃是因为两个孩子相比较,你更坚强一些。但不管如何,为父都是对你不起的。好在你一切安好,往后余生,为父定要护你周全。陈扬……留字!”

    莫语看完后,泪如雨下!

    在她心里,从来没有怀疑过陈扬的人格。也没有怀疑过陈扬对她和小然之间厚此薄彼。

    自己是小然的姐姐,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她都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的。

    且说昆仑界中,那元圣带着元雨仙和黑尸正在马不停蹄的赶往碧游洲的蓬莱岛。

    快要进蓬莱岛的时候,元雨仙有些担心,道:“师父,您说他们会不会对咱们群起而攻之?”

    元圣微微一笑,道:“群起而攻之,乃是他们的下下策,他们不会的。”

    数日后,他们来到蓬莱岛的外围。

    元雨仙扬声道:“晚辈元界元雨仙,今特与师尊元圣一起前来拜会通天教主,还望教主能够与我等相见!”

    她连续喊了三声。

    三声过后,眼前的迷雾立刻散开,跟着就出现了一道虚空之门。

    随后,虚空之门里走出通天教主的两名弟子。

    却是那金灵圣母与无当圣母。

    金灵圣母与无当圣母看起来都是美艳至极,她们的修为极其高深,均到了半步圣人的境界。

    通天教主最为厉害的弟子乃是多宝道君,可惜多宝道君已经消失多年,下落不明!

    金灵圣母一身火红长裙,美艳动人。

    无当圣母一袭白衣长裙,出尘脱俗。

    两位圣母亲自来迎,倒是算是对元圣极为重视了。

    她们同时行礼,道:“晚辈等拜见元圣前辈!”

    元圣一笑,道:“都是道友,不必客气!”

    金灵圣母也微微一笑,道:“家师知道前辈要来,已经在宫中备下薄酒。”

    元圣道:“那就有劳两位道友带路了!”

    金灵圣母和无当圣母便引元圣进入岛中,并来到了碧游宫前。

    通天教主率领门下弟子在殿前等候,元圣一来,通天教主便迎了上来,道:“元圣光临,我碧游宫顿时蓬荜生辉,欢迎欢迎!”

    元圣微笑,道:“通天道友,老夫这次不请自来,唐突之处,还请道友多多担待啊!”

    通天教主道:“元道友说这等话,那真是太见外了。贫道在殿中已经备下薄酒,请!”

    一行人便入得偏殿之中。

    偏殿中,通天教主和金灵圣母,无当圣母落座。

    其余弟子便都退下。

    元圣等人也跟着落座。

    彼此之间,先是举杯饮酒。待酒过三巡之后,元圣才说道:“通天道友,老夫这次前来,实不相瞒,乃是为了红尘老人一事。”

    通天教主便道:“红尘老友就此身陨,确实令人痛心。有什么需要贫道帮忙的,元道友只管说来。”

    元圣沉声道:“老夫也不太好意思开口,只是在追查中得知道友你的弟子云霄曾在现场。红尘老人动用了天道之力,显然是遇到了强敌,但云霄却又安然返回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夫觉得必须要弄清楚。我们仙界乃是一荣共荣,一损共损。那人能将红尘老人逼得动用天道之力,还全身而退。老夫觉得这绝非小事……”

    通天教主道:“原来是为了云霄,元道友,贫道在云霄回来后,已经问过她了。她说她是去过红尘洲,但她走的时候,并未看到什么异常。她也未见过红尘老人,她若真的卷入其中,以她那点本事,又怎会安然无恙的回来呢?”

    元圣道:“通天道友所言有理,只是这次的事情关乎重大,老夫还是想亲自问问云霄,不知可否?”

    通天教主一笑,道:“当然可以!”随后便对金灵圣母道:“去把云霄叫来。”

    金灵圣母当下站起身来,微微行礼,然后告退。

    过不多时,金灵圣母就带了云霄过来。

    云霄进来后,先向通天教主行礼,然后才向元圣行礼。

    通天教主道:“云霄,元圣前辈有话要问你,此事关乎红尘老友的身陨之谜,你断不能有半句遮掩,必须如实回答。”

    云霄道:“是!”

    元圣向云霄道:“云霄小友,先请坐,老夫也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要有压力。”

    云霄落座。

    元圣才道:“云霄小友,你是什么时候去的红尘洲?为何突然想去红尘洲?”

    云霄道:“晚辈是三月动身前往红尘洲,之所以要去,也是静极思动,随便走走。”


 

    “一人前去?”元圣问。

    云霄道:“途中与一名道友结伴而行,他叫做素还清。修为大约是造物境七重,他师承何处,我并不清楚。我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一起行走,只是解旅途寂寞。我们一路而行,最后在西方界的西方洲里分道扬镳。分道扬镳后,我去红尘洲走了一趟,之后就离开了红尘洲。”

    “你没见到红尘老人吗?”元圣问。

    云霄摇头,道:“没有见过,红尘洲很大,而红尘老人素来神秘,不见外人。我即便是想见,那也是见不到的。”

    “你在撒谎!”元雨仙立刻站了起来,沉声道:“我师父在红尘山中查出了你存在的气息。你分明是到过红尘山,云霄仙子,你到底想隐瞒什么?”

    “我没有去过红尘山!”云霄处变不惊,道:“如果你们一定要说我去过,还请拿出证据。还有,这里是碧游宫,我回答你们的问题是情分。回答元圣前辈的问题,乃是我的礼数。而你这般质问,是否太过无礼了?”

    “雨仙,你太放肆了。”元圣沉声道:“向云霄姑娘道歉!”

    元雨仙深吸一口气后,便向云霄道歉。

    云霄自也不会与元雨仙计较。

    随后,元圣向通天教主道:“通天道友,实不相瞒,老夫的确是查到云霄姑娘到过红尘山。道友应该相信,老夫还是有这点本事的。”

    通天教主立刻喝问云霄,道:“逆徒,你到底去过红尘山没有?”

    云霄立刻跪下,道:“回禀师父,弟子确实没去过红尘山。若师父不信,弟子愿以死明志。”

    通天教主沉声道:“当真?”

    云霄道:“弟子绝不敢撒谎。”

    通天教主便向元圣说道:“元道友,我这弟子,素来老实。她若真是去过,当不会隐瞒。”

    元圣道:“通天道友,你若是允许,老夫可以对云霄姑娘施展一门道术。这门道术能够逆行推算,将她在红尘洲的行迹全部展露出来。届时,她撒没撒谎,我们全部都可一目了然。”

    “即是推算,就有出现错误的可能。以元道友你的本事,若是想要加上一些莫须有的东西,也是轻而易举。”通天教主道:“元道友,贫道不知道你在怀疑些什么。难道我的弟子云霄有杀害红尘老人的本事吗?显然是没有的。你来拜访贫道,贫道非常欢迎。你要审问,贫道也让云霄出来答话了。贫道对元道友你可以说是客气至极,但你若一再无力要求,那贫道说不得,只好下逐客令了。”

    元圣忙道:“通天道友息怒,老夫绝对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只是红尘老人此番身陨,乃是整个仙界的大事。老夫如今既然掌管生命天道,便要对诸位圣人负责。这件事,老夫需要查个水落石出,老夫对云霄姑娘也绝无恶意,只是的确算到她去过红尘山,想要通过她将当日的事情还原个水落石出。”

    通天教主道:“贫道已经言尽于此,元道友,你请回吧!”

    元圣一呆,随后叹了口气,便即起身,道:“我们走吧!”

    “师父……”元雨仙道。

    “不必多说了。”元圣当下就带了元雨仙和黑尸离开。

    待他们走后,那偏殿之中,金灵圣母正要说话……

    通天教主却是袖袍一挥,顿时,一股圣力扫出,将一层金色的圣辉扫出殿外。

    “这圣辉是……?”无当圣母吃了一惊。

    通天教主淡淡道:“这是元圣留下的气息,这层气息不扫走,我们说什么,他都能听见!”

    “卑鄙!”金灵圣母忿忿说道。

    通天教主道:“这层气息是自然而然留下的,为师眼下将其扫走,正是向他证实了,我们在隐瞒什么。不过也无所谓了,我们到底隐瞒什么,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无当圣母道:“师父,您觉得元圣会就此善罢甘休吗?”

 通天教主说道:“自然不会,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