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的小黄文 学长叫去他家 我全身

时间:2021-07-23 11:2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盛笃行已经能够确定,薛丁玲的失踪并不是单纯的因为地震,而是被人故意地掳走。

    到底是谁,?竟然能够知道他们的行踪,在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日就知晓,还特意前来打探情况,还能够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

    这样的缜密,就如同这个人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一般,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漏洞。

    将刚刚的画面来回看了好几次,依旧是难以辨认出这个男人的形象。

    盛笃行的心中不断地猜测着关于这个男人的目的和行径,但是依照薛丁玲简单的社会关系,不难想象,这个人的目标是自己。

    而薛丁玲不过是用来威胁自己的手段罢了!

    将那个男人出现的画面直接截取,上传到了云端,打开了和魏晋北的联系方式,发送给他,说明了情况之后,得到了尽快的回复。

    盛笃行视线紧盯着画面之中那个暂停之后,男人站起的画面,眼中满是狠戾,双拳紧紧地握住,抵在桌面之上,“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找到你!”

    “丁玲,等我!”

    盛笃行没有哪一刻这么后悔过,带着薛丁玲来到石城,不仅仅让她经历了地震,最后竟然还被人绑架失踪。

    要是当天晚上,自己没有离开,是不是就不会弄丢薛丁玲了?

    但是这一次,这个人一看就是特意前来,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即便是自己不离开,他总是会有机会将薛丁玲带走。

    不论如何,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要是自己没有提议前来石城,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现在的薛丁玲一定是在画画,站在庭院之中,看着升起的朝阳,做出最为令人震撼的画作。

    这一切都回不去了!

    薛丁玲已经失踪了!

    而且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寻找,如今石城基本上变成了一片废墟,周边的城市也有不同程度的受损,所有的人都在行走在重建的步伐上,混乱不堪,要从这里找出一个人,难上加难。

    况且,自己还不知道如今的薛丁玲到底是在何处,没有任何的方向,难道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乱窜?


 

    盛笃行深吸了一口气,松懈了紧握的双拳,眸中满是伤痛。

    身子重重地向后倒下,只是垫了一块还算是干净的被单的床铺坚硬无比,但是他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痴愣地看着天花板。

    手机铃声将屋中沉寂的气氛打破,眸色闪动,有了些许的活气,接通。

    “盛笃行,你现在在哪?”

    是薛丁曈,想来是早就知道了石城的情况,只是现在才给自己打电话,也不知道是被谁阻拦。

    盛笃行眼中带着些许的晶莹,当初的自己那样信誓旦旦地答应了他,会保护好薛丁玲,但是如今,自己连薛丁玲去了哪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资格。

    “石城。”

    说出的话满是嘶哑,就像是砂砾在不断地摩擦一般,让人的心中不禁产生了些许的难耐。

    “丁玲还是没有消息?”

    薛丁曈在得知石城出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给自己的妹妹打电话,但是一直被提示无人接听,之后再给盛笃行通话,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后来还是盛笃行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亲家慕晚瑜打来了电话,不断地解释着,才终于是明白了情况,这些日子,自己一直都忍着未曾前来打搅盛笃行,今日知道他终于是不再参与救援工作,便再也忍不住,想要询问关于自己妹妹的事情。

    “对不起,大哥!”

    “现在说什么对不起,这能有什么用!赶紧说,我妹妹还是没有一点消息吗?”

    薛丁曈直接怒吼,对于盛笃行,自己已经是用尽了耐心,不然也不会在和自己的妹妹失去了联系两周之后才会打电话。

    “丁玲并没有被地震伤害,但是……”

    盛笃行咬着牙,他的心就像是被一张大手在不断地收紧一般,那种呼吸难耐的痛觉不断的刺激着自己的眼眶,艰难地说着话,“我找到了几段录像,怀疑丁玲是被人绑架了!”

    “绑架?”

    薛丁曈语气急促,“是谁?在哪?”

    “大哥,你先别急,情况比较复杂,暂时还只是猜测,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丁玲绝对还活着!”

    “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

    薛丁曈不想再和盛笃行浪费口舌,早就到达了石城的他眼中满是淡漠,看着周边不断进行着重建工作的人们,心中对于这一次的地震有了一个更为直观的感受,难以想象,这里曾经压下了多少人。

    心中不禁产生了些许的不忍和悲痛,但是此刻的他,并不能够被这些事情所影响。

    在得知了具体的位置之后,便朝着盛笃行的方位走去。

    看着不过是一层临时住所,由铁板搭建而成的屋子,薛丁曈眼神微眨,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盛笃洗一脸沧桑的模样,原本一副精英总裁的模样早已不复存在,只残存了几点的眼中的光亮。

    原本心中的那股火气,在看到男人这副模样的时候,陡然就消散,所有的一切并不是盛笃行能够预料到的,这一切只能够说都是命。

“这就是当时修复后的摄像头。”

    盛笃行将屏幕移到薛丁曈的眼前,“当时我们居住的民俗老板说,这个人在为何丁玲来到的第一天就前来询问过路,但是当时并没有什么异样,直至出事的那天下午,老板再次看到这个人。”

    盛笃行的手指指着屏幕上的那个站立在摄像头之下,做出挑衅动作的男人,眸中闪过一丝的狠戾,“不论怎么想,都不会想到,这人的目标会是我们。”

    “这份视频给我一份!”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