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痴汉 宿舍玩弄六个女同学

时间:2021-07-09 14:2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一双儿女才五岁!

        “冤有头,债有主!你有本事冲着我来,不要牵连我的家人!”乌尔怒吼。

        “好一个不要牵连家人!当初,你们对我家下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也有同样的遭遇?”忽颉利沉喝。

        乌尔狡辩:“我只绑了你妹妹……其他的都是赫连烈派人做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忽颉利,我把我这条命,赔给你妹妹!咱们俩的恩怨就两清了!你别动我的家人!”

        “呵……你这条烂命,配跟我妹妹的命比?”忽颉利不屑道,“你连她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乌尔,现在我给你家人一条生路,但你要如实告诉我。你当初把我妹妹,送给了谁。”

        不等乌尔说话,忽颉利一字一句强调:“你要是敢说谎,我保证会让你一对小儿女,落得比我妹妹悲惨千倍万倍的下场!”

  乌尔很清楚,他说这话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是认真的。

        垂眸挣扎了片刻,说:“我当初把你妹妹绑过来,送到了一个房间里……里面不是赫连烈……他在门外候着……”

        整个dark里,能让赫连烈臣服的,只有一个男人。

        乌尔没看清楚里面的人,但他猜测,应该是那位……

        这么多年,他不敢透漏半个字。

        也是怕触怒了那位。

        可眼下……

        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命,但不能不顾及自己儿女的命。

        “忽颉利,你斗的赢赫连烈,可斗不过他的……现在,你有只手遮天的权势和地位了,还是忘记之前的种种吧……不要再想那些事了……”

        乌尔劝道。

        “我若是当着你的面,杀光了你全家的人,再把北境给你。你能踏踏实实的过完后半生?”忽颉利沉声问。

        乌尔:“……”

        他扪心自问,无法做好。

        忽颉利闭上了眼睛,压下了心头掀起的海浪。

        随即,说:“乌尔,我今天只跟你一人讨债,至于你的家人……我会放过他们。”

        “多谢。”

        乌尔郑重的说。

        忽颉利扣动了扳机。

        枪响,新鲜且刺目的血液迸射出来。

        喷洒在了他的脸上。

        乌尔嘴角含着笑容,缓缓地倒在地上。

        忽颉利不再看他一眼,命令手底下的人:“把他尸体悬挂三天,警示所有企图反叛的人。”

        “是,先生。”

        如今,他刚接管北境,背后支持赫连烈的人,可定会伺机谋反。

        他必须以最快、最强势的手段镇压住他们。

        否则……

        北境会有更多人受伤、流血,甚至丧命。

        ……

        当天,忽颉利又连着杀了数人,然后用同样的方法,警告那些蠢蠢欲动、狼子野心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他不是好招惹的。

        整个萨达拉,以及北境,都被他的铁血手腕,给震慑到。

        几乎无人敢反抗。

        而同时——

        江以宁联络light同盟里的人,开始在北境更加积极的活跃。

        赫连烈已除,眼下只有忽颉利根基未稳,他们要将整个dark组织的势力。

        从北境彻底铲除,接下来就要跟忽颉利宣战了。

        如今整个light组织的成员,已经达到了五千名,还在继续扩张……

        他们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江以宁用化名,作为light的领导者,将无数light的成员,安插到了dark组织的内部。

        且还在当地,秘密的成立了多家公司,针对dark旗下的所有公司,开始抢其生意。

        除此以外……

        他们还联系了跟北境相邻的南夏,与其商量合作的事。

        江以宁和陆执从私人账户里,抽调了约莫五百亿,以及两座金矿,作为谈判条件,打算请南夏国暗中调动私人卫队,来帮助他们。

        dark组织在北境盘踞已久,拥有相当强的火力和自卫能力。

        他们手底下的五千多人,单论武力值。

        肯定不敌对方。

        但有了南夏那边的支援,要跟忽颉利翻脸,就有了七成把握。

        只是……

        南夏国那边未必肯答应。

        他们已经派了阿蛮过去,与其商谈合作的事。

        对方一口回绝了。

        眼下,与dark的开战,迫在眉睫。

        他们不得不再去南夏国一趟。

        陆执如今是忽颉利手下得力干将,很多事都离不开他。这任务自然落在了江以宁身上。

        当天晚上——

        江以宁便乘着夜色,坐上了飞往南夏国的专机。

        ……

        南夏与北境接壤,但情况完全不同。

        南夏毗邻海洋,每年冬夏都受到来自海上的暖流影响,所以气温非常的宜人。而且,南夏经济发达,人均gdp赶超许多西方国家,整体实力非常强悍。

        除此以外,南夏还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国王即整个国家的最高统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在dark接管北境之前,整个北境都依附于南夏。

        后来……


 

        dark有意脱离南夏的掌控,精心谋划了几十年。

        慢慢的将两边的关系,越拉越远。

        南夏忙于内乱,也无暇顾及北境这边。

        直到三年前……

        南夏国的老国王去世,王子莫桑继位。

        整个南夏才算安稳。

        而跟前国王励精图治、一心想将南夏发扬壮大不同的是,如今的莫桑王简直是一条咸鱼。

        对什么事都不上心,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

        这次,为了请南夏帮忙。

        江以宁已经开出了很丰厚的条件。

        换成别人,早就答应了。

        偏偏这莫桑不感兴趣。

        直接一口回绝。

        当然……

        这些情况,都是阿蛮向江以宁、陆执汇报的。

        她拿这莫桑王实在没办法了。

        江以宁拿着平板,看着上面关于莫桑的详细介绍,神色始终淡漠。

        老国王精力旺盛,除了在政事上励精图治外,情感史也相当的丰富。

        莫桑的母亲是他第一任妻子。

        后续,他又娶了两位贵妃,以及拥有无数的情妇。

        之前南夏国内乱。

        也是因为他生下的孩子太多,且极其宠溺其中一位贵妃,以及他们的孩子。

        导致莫桑的地位岌岌可危。

        后来……

        莫桑在其舅舅的帮助下,才成功铲除了贵妃母子。

        顺利登记。

        作为南夏国的国王,莫桑如今不过年二十七。

        正当壮年,却没有任何女性伴侣。

        估计是被他父亲风流史影响了。

        一个年轻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以及数不清的财富,且对女性没有兴趣……

        还能找什么理由,打动他呢?

        江以宁指尖轻轻地点了两下平板,眉心微蹙。

        ……

        凌晨三点多。

        飞机平安降落。

        江以宁从几次航出来,坐上了前往酒店的车。

        给陆执发消息,说自己已经到达南夏国了。

        原以为,会明天一早,才能收到他的回复。

        可没想到,消息刚发出去。

        便接到了信息提醒。

        江以宁点开一看,正是陆执发回来的。

        ——注意休息,别熬太晚了,身体最重要。

        短短的一句话,却表达了他浓浓的关心。

        江以宁唇角漾出一抹幸福的微笑,回复道:“你也是,早点睡,晚安。”

        等消息发出去,她阖上眼帘,倚靠着车座位,短暂的休息。

  在酒店休息到了早上七点整。

        江以宁给阿日拉夫人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自己回m国治疗脸上的红斑了。

        因为父母很担心她的情况,叫她回家比较仓促。

        加之最近北境一直比较乱。

        她昨天没来得及跟他们打招呼,便乘飞机离开了。

        实在是抱歉。

        阿日拉夫人早就替她担心,脸上红斑的事情了。

        是江以宁一直不放在心上,说不治疗也没事。

        她也不好强迫以宁接受治疗。

        眼下……

        江以宁肯主动回国治疗,她自然很开心。

        叮嘱以宁,好好看病,其他的都不重要。

        江以宁应下。

        随即,挂断了电话后。

        心里有些内疚。

        阿日拉夫人和忽颉利都是好人。

        也是被迫成了坏人。

        她不忍心,同他们为敌。

        可是……

        现实逼迫她,不得不走这条路。

        ……

        江以宁叹息了声,敛了心思,问一旁的阿蛮,道:“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早上九点整见面。少奶奶,你先用点早餐吧。”阿蛮劝道。

        “嗯。”

        江以宁微微点头。

        阿蛮轻轻的挥了挥手,佣人端着丰盛的早餐,进入了房间。

        约莫半个小时后——

        江以宁吃完了饭。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