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在车上就做了 人妻用嘴帮我口

时间:2021-06-30 13:58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阮清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慢慢开口道:“他现在还在下面吗?”

        慕容璃愣了两秒,激动站了起来,“在,我去叫他上来。”

        阮清挥了挥手拒绝,“不用了,我直接下去。”

        慕容璃陪着阮清一起下楼的。

        脚步声响起,下头一双双眼睛看了这边过来。

        尤其是冷天雄最激动了,他直接站了起来。

        阮清看着他脸颊两边深深凹陷了下去,黑眼圈很重,满脸是倦容,整个人看上去,沧桑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

        她收回视线,坐了下来。

        冷天雄激动喊了一声  ,“阮阮。”

        这声阮阮直接喊进了阮清的心坎里头,就连以前阮国安喊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这难道就是父女之前的心有灵犀。

        她嗯了一声,便没有出声了,静静等待他的下文。

        苏牧其他等人全部散了,留下时间给他们。

        花园里,空气很清新。

        苏牧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拿出一根点上,想到什么又掐灭了,冷斯年看着他的动作轻笑了一下,“怎么,戒烟了?”

        苏牧面无表情淡淡道:“怀孕了,不能抽烟。”

        冷斯年这才想了起来  ,随后他仰天长叹了一声,“谢谢你一直陪在她身边,一直爱着她护着她。”

        “我是她丈夫  ,宠她爱她敬她是我应该做的。”

        “不过说真的还要是要谢谢,如果不是你的话,阮阮指不定被人欺负了多少。”

        欺负两个字突然响起,苏牧笑了下,“确实,在她没有被阮家接回去的时候,确实过着每日被欺负得日子,后面她回到了阮家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要面对的自然也不比外头少了。”

        “要想强大起来,必须要狠的下心来,所以她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和他们也是必然离不开的。”

        冷斯年听着他说了很多很多。

        不知道里头的人说了多久  ,苏牧和冷斯年感觉自己的脚抖站麻了,一高一矮的两个人才从大厅里出来。

        冷斯年紧张看了过去,“爸。”

        冷天雄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绪又涌上来了几分,眼泛泪花,“没事,爸很好,我们回家。”

        苏牧过去,紧紧握住了阮清的手,“没事吧。”

        阮清摇摇头,眼睛看了下冷天雄道:“去冷家一趟。”


 

        苏牧愣了下,没有问什么,直接去冷家了。

        此时此刻的冷家不像往日的冷家,豪华气派,门卫看到先生和少主都回来了,瞬间激动了起来。

        赶紧放行,还没有几千步就听到里头争吵的声音。

        是吴管家还有骆家那些人。

        冷天雄脸色冷了下来,好不容退回来  ,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苏牧和阮清没有下车,看着他们处理。

        看到冷天雄和冷斯年回来了,骆英宏有些害怕,但是想到冷家已经是油尽灯枯了,心里的那点儿害怕又不见了。

        底气也足了起来,小人得志的气派,“大哥,现在冷家已经不行了  ,一直都是冷家照拂骆家,冷家对骆家的恩情,骆英宏一辈子抖不敢忘。”

        “现在骆家有困难来了,大哥是不是也应该帮助一把。”

        冷天雄冷冷笑了下,“你想让我怎么帮?”

        骆英宏笑里藏刀从腋下拿出一个文件袋,一边打开一边说道:“大哥,你也是知道冷氏那些臭皮匠,我说什么他们都不听,现在我手里拿着的是冷家的收购合同,你看要是没有问题的话,你就签了吧。”

        冷天雄气的不轻,他拿过来看了两眼就直接撕了,“呵呵,骆英宏,我冷家一直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恩情的,我冷家就是倒闭了,我告诉你,你也拿不到一丝好处。”

        “大哥,话别说这么满,现在结局已经摆在了眼前,你这激我也是没有用的,你看看我骆家起来了,对你们冷家有什么坏处,还不是一家人。”

        “咱们一家人之间为什么还要自伤和气,争锋相对呢?你说是不是。”

        一直没有说话的冷斯年说话了,他从容不迫,眼神沉稳,没有一丝慌张,“骆伯就这么笃定冷家会成为骆家的牺牲品,那你还真小瞧了冷家的实力。”

        骆英宏眼神一滞,“什么意思?”

        冷家还有退路,是故意引他的局吗?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他就是看到了冷老太爷倒下,冷氏被苏氏一直打压,他才敢连同海外一家资金雄厚的公司合作,目的就是吞并冷家。

        冷天雄也是看着儿子,一脸不解,难道还真有转机?

        冷斯年继续道:“字面上的意思,骆伯马上就知道了。”

        见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骆英宏仰天大笑,“乖侄啊,你莫不是拿你骆伯在打趣玩笑,你放心啊,不管再怎么样,咱们都是一家人,骆伯我也不会真的赶尽杀绝。”

        冷斯年只是笑笑不说话。

        骆英宏继续道:“好吧,既然你们这样冥顽不固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三日后记者发布会上见吧。”

        说完,骆英宏大摇大摆离开了。

        冷天雄一颗心沉到了极点,“现在该怎么办,冷家难道真的要没了吗?”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