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村医小说在线全集 怀孕人妻被最讨厌的人中出

时间:2021-06-26 14:21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

   这时候又是一根针飞来,沈羲和闪躲了一下,却没有闪开,她捂着的手臂也多了一根针,珍珠已经软倒下去,她也倏地眼前一黑,跟着珍珠晕倒。

        紧接着有人跑出来,两个人费力将她们一个个往院子里的屋内搬,珍珠被放在一个单独的屋子,旁边则是一间卧房,沈羲和被扔在了床榻上。

        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阳陵公主身上独特的香气拂过沈羲和的鼻息,她掏出药瓶,正要捏住沈羲和的嘴,沈羲和倏地睁开了眼,吓得她手一抖,手中的药瓶掉落下去,却被一只手稳稳当当接住。

        她转头一看,就对上了面色阴冷的珍珠,再一扭头自己两个宫女都已经无声倒下。

        她来不及高喊,就被珍珠银针一扎,身子一软,连说话的力道都没有。

        沈羲和优雅地从床榻上起身,淡声吩咐:“给她灌下去。”

        珍珠在给阳陵公主灌下药水时,沈羲和走到一旁的香炉边,取出了火折子,点燃了一块香料扔了进去,盖上了炉子,待到珍珠扒光了阳陵公主的衣裳,将她藏在床榻上,又放下了帷帐,沈羲和才踢了踢其中一个宫女。

        这个宫女睁开眼睛,眼神清明,立刻无声退下,去了举宴之地通知穆努哈。

        前日推阳陵公主下水,是让阳陵公主清楚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必杀之心,同时也是故意要让阳陵公主身边的婢女换一换,这不两个人就换了一个她的人。

        穆努哈是突厥王子,自然没法在代王府随意走动,代王府的事情只有阳陵公主才能办到。

        穆努哈一直在等,终于等到了阳陵公主的婢女前来,婢女给穆努哈使了个眼色,穆努哈便寻了个借口离席,奴婢带着他一路到了房间内:“公主说此事与她无关,她已经先走一步,奴婢也告辞。”

        奴婢行了礼立刻跑了,顺便带上了房门,屋子里幽香阵阵,垂下的窗幔依稀有女子难耐的吟哦声,穆努哈顿觉燥热不已,只当是沈羲和呻吟之声格外勾人。

        他大步上前,屋子并未掌灯,掀开窗幔,也只能看到玲珑曲线,穆努哈想要去点灯看清床榻里的人,却觉得浑身似着了火,床榻内的人也是低吟勾魂,他血脉沸腾,一种兴奋冲上大脑,顾不得许多就覆身上去。

        两人的好事,是来代王妃做客的两个命妇发现,这二人是一对手帕交,没什么怀心事,就是好奇心重又爱探听人的桃色之闻,沈羲和可是好一番精挑细选。

        一声尖叫,引来了无数人,代王府的管家急匆匆而来,对着代王和李燕燕耳语一番,代王面色巨变,李燕燕意味深长看了眼端坐在宴席上,与薛瑾乔笑语晏晏的沈羲和。

        终究是她小瞧了沈羲和,原来由始至终唱着丑角的就是阳陵公主自己。


 

        阳陵公主与突厥王子,在代王府偷欢之事,根本掩盖不住,很快宫里宫外,凡是参加了代王妃生辰宴之人都已经知晓,两人被带到明政殿的时候,祐宁帝的脸色铁青,恨不能将穆努哈给宰了。

        穆努哈也反应过来,定然是阳陵公主出了纰漏,心里很是恼火,却不得不对祐宁帝道:“穆努哈与公主一见倾心,故而情难自制,请陛下责罚穆努哈,莫要责难公主。”

        阳陵公主羞愤欲死,却不知如何辩驳,只能绝望地哭泣着。

        “闭嘴!”那日阳陵公主的哭声确实让他身为父亲的心软,今日只让祐宁帝心烦,“你如此不知廉耻,有何颜面哭闹?”

        “陛下,儿……”阳陵公主更咽着想要张嘴辩驳,却不知如何说?

        说是她想要算计沈羲和,结果反被算计?或者直接说是沈羲和想要算计她?她没有证据,一如沈羲和将她推入湖里,她百口莫辩。

        她看了看旁边的穆努哈,穆努哈无疑是英俊的男人,且她已经和穆努哈……

        京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只想好好活着,也许和亲突厥是她最好的出路:“陛下,儿……儿心悦穆努哈王子,愿为我两国和平,远嫁突厥。”

        她至少是为了两国和平,去和亲的,她至少是功在社稷的,阳陵公主只能这般安慰自己。

        却不知祐宁帝闻言,杀了她的心都有。

        他已经做好了与吐蕃交战,拒绝和亲的种种准备,从吐蕃撕破口子,让番邦使臣都知道,从此以后他们不和亲!

        结果他苦心计划就这样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给生生毁了!

        祐宁帝再恼怒,两个人你情我愿,他也没办法责罚穆努哈,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用礼教训斥了一通,做出了不痛不痒的惩罚就将两个人轰出明政殿,至于和亲之事只字未提。

        回到郡主府的沈羲和听闻之后,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步疏林高兴不已:“呦呦,你真是我的贵人,你怎么会有如此妙计?哈哈哈哈哈……”

        从此以后,阳陵公主再也不能缠着她,她终于不用每日都想方设法躲着阴魂不散的阳陵公主。

        “我不是为你,是我不想她活了。”沈羲和淡声道。

        “你……你真要杀她?”步疏林小声问。

        “自然。”沈羲和颔首。

        “可她到底是陛下的公主……”

        不等步疏林说完,沈羲和嗤笑一声:“你可知现下最想她死的人是谁?”

        顺着沈羲和别有深意的目光,步疏林有些不敢置信猜测道:“陛下?”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