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强壮的公么征服我 红肿外翻合不拢吐出白浊

时间:2021-03-31 08:3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向淮凉凉道:“你觉的高中生会来买这种东西?”

    话音刚落,门口处风铃“叮”的一声,穿着校服的薛夕闯了进来。

 薛夕进入的这个店铺外面看着普通,里面竟然足有一百多平米,像是超市般竖着好几个货架,上面摆满了东西。

    只是这么大的店里没人购物,只在靠近门口处的柜台边上站着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有两颗小虎牙的应该是店员,正在讨好的笑,似乎是惹怒了另一人。

    被惹怒的男人穿着黑裤子,黑衬衫,低着头,短发半遮住犀利的眉眼,他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衬衫袖子略挽起,露出冷白消瘦的小臂,骨节修长的手指随意搭在柜台上,看着就不好惹。

    而此刻,这两人都盯着她看着,尤其是“小虎牙”的笑都僵在脸上,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似得。

    薛夕愣了愣,觉得有点莫名奇妙。

    足足过了十秒后,房间里诡异的气氛才被打破,那老板语气有点不对劲:“买东西?”

    声音倒是很好听。

    薛夕停顿了两秒,点头:“有矿泉水吗?”

    “有。”男人对“小虎牙”命令道:“去拿。”

    “小虎牙”这才回过神来,他打了个响指,背过身屁颠屁颠往角落的冰箱走去。

    很快,一瓶矿泉水被放在柜台上。

    薛夕低着头打开钱包,询问:“多少钱?”

    面前忽然一黯,那瓶矿泉水被男人递到她面前,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低沉中带着磁性:“小朋友,不要钱。”

    薛夕愕然抬头。

    男人足足比她高了一头。此时略弯腰,那张精致漂亮到嚣张的面庞,距离她仅有几厘米。他那幽邃的棕色眼瞳,深不见底,让人心底发憷。

    这个人很危险,要离他远远的。

    薛夕后退一步,就在这时,她脑子里忽然恍惚起来,胸腔里有一股热流划过,像是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旋即心口处蓦地窜上了一股痛意,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戳进去搅动!

    薛夕痛的弯下了腰,额头上冒出冷汗,这时耳畔隐约出现了呢喃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像是近在咫尺:“不谈恋爱会死……不谈恋爱会死……”

    疼痛感在快速加重,很快就痛的无法呼吸!

    心脏快要被捏碎的痛感让她清醒的意识到,这不是在开玩笑。

    可她一时半会去哪儿谈个恋爱?

    就在这时,胳膊被一只大手握住,她抬头就对上那冰冷男人打量的眼神,“你没事吧?”

    薛夕眼前一阵阵发黑,在即将疼晕过去之前,反握住男人的手:

    “我有钱,也很能打。”

    “做我男朋友,我罩着你。”

    ……

    ……

    心绞痛伴随着这句话竟然真的缓解了一些。

    果然有用。

    薛夕重重的松了口气。

    “嘶!”旁边有倒吸气的声音传来,拿着水回来的“小虎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见她看过去顿时摆手:“别管我,你们继续。”

    这世上竟然有人不怕死的给他们老大表白?

    陆超眼神里燃起了熊熊八卦之火,兴奋地想尖叫,他恨不得拿起手机,给其余人来个现场直播!谁能想到老大会遇到这种情况?

    再有钱,能有老大有钱?


 

    再能打,能比老大能打?

    这女孩是察觉到他们在监视她,所以故意来羞辱人的吧?不知道老大要怎么处置她,是将她直接绑走,还是……杀了她?

    店铺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薛夕心口处还在一阵阵的抽痛,但已不影响她的思绪。

    面前这男人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良好公民,身上那一股子戾气是混道上的?而这家店铺如此凄凉肯定不怎么赚钱,所以有钱也很能打,这两个条件应该足够吸引他吧?

    薛夕想的很明白。

    虽然还没搞清楚那道声音是怎么回事,但只谈个恋爱也不会少块肉,先保住命再说。

    可这男人迟迟没回应,他眸光微眯,平静无波的眼神里透出了一抹惊讶。

    也是,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表白的?

    就在薛夕想着,如果他不同意,再去找别人能不能来得及时,男人终于缓缓开了口:“向淮。”

    薛夕慢慢瞪大了眼睛。

    男人继续:“你男朋友的名字。”

    薛夕:…………

    疼痛感突然全部消失,身体的轻松让她有些恍惚,就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似得。

    她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直到向淮将矿泉水放到她手里,低沉的嗓音如有魔力的说道:“小朋友,你该去上学了。”

    离开了房间,炙热的阳光再次照到她身上,薛夕慢慢回头看向这个店铺。

    刚刚的事情是在做梦吗?还是这个男人对她做了什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学校里放学铃声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路,薛夕这才茫然的迈开脚步往学校走去。

    店铺内,陆超溜到向淮旁边:“老大,虽然您一表人才、帅炸天际,可她明显这么莫名其妙不怀好意,您怎么就这么答应了?该不会真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吧?”

    向淮凉飕飕扫了他一眼,陆超顿时站直了身体,吓得闭上了嘴巴。

    -

    -

    在学校食堂吃过午饭,下午又全是考试。

    最后一科考试,薛夕照旧提前交卷,在楼下发呆了一个多小时,等薛瑶也考完后,两人这才上了薛家的车子。

    司机李叔跟着薛晟好几年,对薛夕爱屋及乌,见她上了车就沉默着,关心的问道:“大小姐,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薛夕慢慢侧头看向外面,回道:“还行。”

    “哧~”旁边的薛瑶忍不住低笑了一下,旋即她若有所指的开了口:“堂姐,明天就会出成绩和排名哦!”

    薛瑶说完,用眼角余光打量薛夕。

    女孩侧头看着窗外,眼睛里依旧像是蒙了一层雾,安静得很,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得,这样子让薛瑶心底倏忽间升起一股烦躁。

    车子回家经过那条街道时,薛夕忽然发现中午去的那家店铺匾额上写着三个字:夜来香。

    一个疑问忽然慢慢升起:这个店铺,是卖什么的?

    车子开的不慢,从店门口处一晃而过,带着疑惑的薛夕没看到,店里柜台处,懒洋洋坐在那里的向淮似乎若有所觉,向外看来,双眸中犀利光芒闪烁。

 一路上,薛夕都在思考着今天发生的诡异事情。

    她葱白的手指轻轻捂住胸口,一向没什么表情的眼神透出几分迷茫,下午在学校时,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可上午那一场疼痛,现在想来还触目惊心。

    不谈恋爱会死……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直到回到家里,她也没理出什么头绪,她心不在焉正打算往楼上走时,身后传来薛瑶惊喜的声音:“范伯父,范伯母!”

    薛夕脚步微顿,这才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