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 寺庙求子肉

时间:2021-03-21 10:20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近了才闻出,她浑身香马蚤,像是男人的什么液体粘留在身上,没有洗净,反而结成了团。

我无法想象她丈夫是怎么样的东西,我轻柔地抬起她沉重的手腕,小声问,“这能取下来么?我给你消消炎。”

“不能。”她没有看我,只是幽幽叹息,“他说了,谁帮我取下链子,就要杀了谁。”


 

我告诉她我其实就是很普通的家庭孩子,就是有个中医师的爷爷,老爸在这方面没有天赋,就喜欢建房子,从一个瓦工到现在成了一个建筑师,好像现在负责一栋楼的技术,爷爷见老爸没兴趣也就没有强迫,就把希望放在了我身上。

虽然我对中医兴趣也不大,但是爷爷说我在这方面天赋特别强,比他还强,在我们家谱里我的天赋仅次于第一代的老祖宗,也就是写下这本医典的老祖宗。

可惜我不好好学,当时就对按摩和针灸有那么点兴趣,也就凭借这点以及无数病因的配方我在十四岁的年纪考到了行医资格证以及以最小的年轻加入了中医协会。

进入中医协会好像还是爷爷给我走的后门,那时候我还小,就知道中医协会的会长看到我爷爷都喊老大哥,好像我爷爷指点过他,这才有他现在的成就,用他曾经说的一句话,我爷爷的中医技术在全国都是数一无二的。

要不是他脾气倔,不知道多少人愿意给他出资,多少中医医院聘请他当主治医师甚至当副院长,可是他的脾气与商人不合,一谈就崩,他的医德跟现在的社会根本就八字不合。

他以救人为主,而那些商人以挣钱为主,根本合作不来,所有爷爷有着超高的医术,但只能在一个小乡村里当一名普通的人。

那时候小不能理解这里面的关系,而现在的我算是理解了,我有我爷爷的一些理念,但是没有他那么固执,我正在被这个社会一点一点去改变。

经历了第一家诊所的失败,我明白一个道理,再有一腔热血没有实力也是不行的,再有本事没有实力也是不行的,这个社会是现实的社会,你不去挣钱,别人会去挣钱,而你不挣钱很多人都不好信你。

就好比之前一个从城里过来探亲的一名男子,在亲戚的推荐下来我这诊断,我给他开了一个药方收他二百块,他当时脸上就露出一丝怀疑的表情,出了诊所就把药扔了,说了句两百能治好我的病,真是可笑,现在的骗子技术都这么差劲了吗?

这件事是刘兰姐亲眼所见亲耳所听,面对这样的事我不知道去说些什么,很多人都让我涨价,让我收费多点,这样可以少累点,而且能多挣点。

这方面我跟小霞姐聊了聊,毕竟在这方面我有些自私了,但小霞姐告诉我,只要我想她就都支持,在这个村里除了刘兰她其实是没有真正的朋友的,自从她把那事告诉我后,她就觉得什么话都可以找我聊。

此时在她心里,我就是她弟弟,跟亲弟弟一样的亲的,她觉得有我这么一个弟弟是她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

当我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她时,她竟然流泪了,然后躺在我肩膀上发呆了很多,我不知道说什么,也就一动不动静静的呆着。

片刻后小霞姐开口了:“弟弟,其实我并不叫戴霞,戴是我丈夫的姓,霞是我小名,我的真名叫李青青,我出生的时候漫天的彩霞,我爸就给我取名霞儿,我家是一个古老的世家,家族文化传承了上千年,在我二十二岁的时候家里告诉我有个未婚夫,那时候我正好跟男友吵架,也就答应了家里结婚,可是那时候我已经不是处了,那一夜的羞辱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这场婚礼丢尽了家族的脸,我在最伤的时候被赶出来了。”

“在我落魄的去找那所谓爱我的男人时,我却看到他进入那种发廊,做那种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情,事后我从朋友那得知他就是看上我身体才追求我的,并不爱我。”

“弟弟,你知道吗?你姐为了这么一个人渣,失去了所有,失去了所有。”小霞姐说道激动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我不知道说什么,就搂着她,紧紧的搂着她。

“之后我就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他只是一个民工,但他人很好,他是在路边捡到的我,当时我醉的一塌糊涂,他照顾了我整整一个月,白天去上班,晚上回来就伺候我,无论我发什么火,做什么事他都迁就我,我想吃什么用什么他都给我买,以至于后来他借钱还不上被人打都满足我一切的要求,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男人好傻。”

“当时我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你猜她说的什么?”小霞姐看着我,哭泣的脸色露出了笑容,很显然那段回忆对于她来说是很甜美的。

我看着小霞姐,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我猜不到,姐,你就说吧,虽然我猜不到,但姐夫一定是一个好男人,是一个爱你的好男人。”

“是,他真是一个好男人,最少对我是绝对的好男人了,当时他说,因为我喜欢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他好可爱,好帅,虽然不是我想要的男人,但是就是觉得他那一刻很帅。”

“那你怎么说的呢?姐”我好奇的问道。

“我说那你为什么不碰我呢?连我换个衣服都避开,难道我没有魅力吗?当时我死死的盯着他,他不敢看我,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低着头,手不自然的不知道干嘛,那时我心情一下就好了,之前的伤心什么都抛开了。”

“他说,他配不上我,不想玷污我,说他是个农民工,而我是仙女,当时我就笑了,我就问他,如果抛开身份这些东西,你想要我吗,他不说话,就点点头,然后然后....”

“然后什么啊?姐?”我一脸好奇的看着小霞姐,此时看到她脸已经通红的了。

“你知道的!”小霞姐脸低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直视我。

“我不知道哦,姐,你快说吗?我想知道!”我咧嘴一笑的道。

“你真不知道?真想知道?”小霞姐咬了下嘴唇,撇了我一眼,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吧,就告诉你这个调皮鬼吧,然后我就问他,你想要了我吗,他也点了点头,然后我就...”


 

我让他躺下来,给他做了一次针灸治疗,这是我第一次针灸,略微有些小紧张,但还好都是成功的,这不得不感谢我爷爷,没有他严格也就没有我现在的本事。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