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舅舅你的棒棒糖好大 攻略学霸1v1

时间:2021-03-21 10:14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两排银色小钩紧扣在她背后,我犹豫了下,丝带勒久了,有伤疤挂了脓,我想解吧……孤男寡女的不好动手。

她今天给人的感觉比较温驯,对我没那样抗拒,因为皮肤愈合的缘故,她身体有些小痒,过一会又开始抓。

“不要抓了,伤到了,会留下痕迹。”我制止她的手,她却动了动腰,向我拱了拱,“那你帮我。”

这撩人的声线,嗲得我耳朵软了,手一时轻飘飘地,不知怎么地就解开了她的罩衣扣子。

得,得!我有点尴尬,但确实要给她涂药,解了,就顺其自然,专心抹软膏。

但眼睛自己跑到她胸前去了,那迷人的傲娇,还有那奇特的蝇印,都表示她昨晚,又被男人按在身下疯狂索取,而她就痛苦的承受着,纤弱的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摆动。

仅仅是联想她被勒得扁平的柔软,我就热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以身上阵了。

手奇怪地想脱离腕骨,飞扒上姑娘黑衣里的峰顶,一边幻想她被人享受,一边升腾扭曲的快乐。

姑娘碍着我的身份,羞着脸没说啥,我也没真敢往流氓念头上靠,仔细擦好药就给她罩衣扣了回去。

“那我先回去了,”我给她弄好衣物,又靠近了点,小声保证,“我到时候来接你。”

妈的,血有点上涌,呼吸有点急,这话里话外,分明要拐卖人家老婆。

“知道了。”她还是很平静,递给我一串钥匙,嗲嗲的语调听不出悲喜,“钥匙有了。”

昨晚是使了浑身解数,才从她男人那里拿到钥匙吧,我收进药箱,转身离去。

一下午我都心不在焉,好在病人不多,只是些普通的小感冒,挂上吊瓶就能闲上会儿。

变天了,阴闷阴闷的,像要下雨,我琢磨要不要回家带件雨衣,但担心回去后不好找借口出门,干脆在外面晃荡,等到夜深人静,再去找她。

老村医回来后啥也没问,伯母煮了苞谷,让我捎两个,我就扔到自行车篮子。

天慢慢黑了,我像往常一样,和老村医夫妇告别,骑开单车就走了,但今天我的方向,是山脚下的清河。

云压得很低,蜻蜓在河岸飞转,蚊子毫不客气把我当成盘中餐,有一下没一下的朝我脚上叮。

我坐在岸边平坦的石块上,啃了俩苞谷,掬了几捧河水,见四下没人,就脱了衣物,扑河里游了会泳。

清凉的水让身体感觉没那样闷,但双腿里那玩意儿,没有衣服的束缚,探头探脑,被河水一冲,乐颠颠地,石更得跟灯塔一样粗壮。

河水包围着我,冲刷着它炙热的高温,它像患了急性流感,体温直往上冲,没个过程可褪不了烧。

要不了多久,所有的村都该睡了,村里的夜晚,静得听不到一声狗叫。

我接下来要干的事儿,是对,还是错?我心里没底,只是觉得不能让姑娘那样下去,时间久了,情况不改善的话,她迟早会疯。

我在河水里泡得全身发凉,将那股急烧简单理了下去,就推着单车慢慢朝姑娘家走。

天地一片灰暗,我好不容易摸到姑娘门口,借着幽暗夜色闪入姑娘卧室。

“我来了。”他妈的,我忽然心虚得像个入室偷香的小贼。

“柜子那有个手电筒,打开吧。”姑娘声音在黑夜里更好听了。我抓起手电筒,让灯光照到链孔上,很快打开了她的束缚。

她一下子软倒在我怀里,我没多话,揣起那串链子,带她坐上车后座,慢慢离开这安静的村庄,直到上了大路,才敢使劲踩。

“你怕么?”我迎着沉闷的风骑往县城,她手拉着我衣服,脸贴在我背上,像睡着了一样。

“我有什么好怕的呢?”她自嘲地笑了,“我无所谓了,他要我死,就死,你要我活,就活。”

“别这样,活下去,总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骑单车,最快也得一小时才能到县城,我单手拍拍她头,说,“你先睡会,到了我叫你。”

她顺从地点点头,没有说谢谢,却环住了我的腰。我心里暗乐,单车就有这种好处,方便被姑娘搂。

那会摩托车还没普遍,想要买辆,得搭几小时车到邻县,以前我没什么渴望,但现在,我特别想要辆摩托车,呼啦一下到了县城,爽。

“你想要我,对吗?”我正踩得呼呼喘气,她突然又问了我一句。

姑娘,你这让我怎么回答?你是要我做真小人呢,还是伪君子?

“我无所谓的,我的人生,已经糟糕到不行了。”她有些哽咽,被困久了,许是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吧。

“没你想象的那么糟,别瞎想了。”我全靠她那手电筒照明,快累趴了都。

她感觉到我喘得不行,故意捏捏我的腹肌,调动我生命的激情,“你真是个烂好人。”

好人标签对我没吸引力,我还是埋头猛骑车,当汗水湿透衣衫时,我们到了县城。

县城也没什么灯火,我找了间旅馆,准备开两间房的时候,她却扯了扯我衣袖,踮脚附到我耳边,“我不想一个人。”

我有点小兴奋,什么节奏?英雄救美,她要以身报答?我大手一挥,让柜台小姐安排一间双人房。

她扯着我袖子,慢吞吞地上楼梯,小县城可没什么电梯给人坐,我看她走得费力,忍不住就想帮她,“脚痛吗?”

“你抱我?”她比我直接多了,弯都不带拐。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