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放荡聊天记录 雯雯在工地被灌满精

时间:2021-03-16 08:30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韩冬青在我肩头重重拍了两下,大步朝前方走去。

我跟着韩冬青去了监狱。

原来,他是这个监狱里的人,但又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

韩冬青好像在监狱有特殊权限,出入从来没有人拦着,任何人对韩冬青都毕恭毕敬,哪怕是带我进来,也没人会管,而且自从我来了之后,他不知为何就再也没有出过监狱一步。

我问过韩冬青几次,他告诉我,我迟早会知道答案的。

几年的时间,我跟着韩冬青在监狱里,接受了许多非常人的训练。

不仅是韩冬青,这里的很多经济犯、政·治犯,都成了我的老师;从文学到哲学,从经济到管理,乃至音乐到美术,都无不面面俱到,倾囊相授。

除了每周一期的报刊出版外,我成了这所监狱里的人,打发时间最大的调味剂;虽然没有教科书,但每位老师都当面教学,从理论到实际,无不细致入微、耳濡目染。

而我最感激的就是韩冬青,他主教我哲学,从西式的柏拉图到文艺复兴,至东方的道家学说、孔孟思想,无不涵盖人生大智慧。

脑子通了,才能擦亮眼睛看世界;至此我才发现,18岁之前,我看到的世界,并非我认为的那样狭隘黑暗;其实这个世界很大,人生很精彩。

时间过得飞快,我在孜孜不倦的学习中,转眼已是四年;

离开的前一晚,老师们在食堂,给我举办了毕业晚会;气氛高涨间,我早已泪眼滂沱,久久不能平息,心中的那份不舍。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们是劳·改犯又如何?他们曾犯过罪,又能怎样?双膝跪地,我给每位老师都磕了头;面对韩冬青,我更是连磕了3个响头;这份情谊,我陈明毕生不忘!

那晚,老师们集体送了我一个日记本,这看似不起眼的礼物,里面却包含着各行各业的技术、经验,甚至还有很多高·官的秘辛把柄;他们笑说,这是他们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而我,也是他们唯一的学生。

第二天出狱前,韩冬青塞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是一个电话,还有个叫“许晴”的名字。

“陈明,虽然你学了不少本事,但骨子里仍旧懦弱自卑;这点一定要努力去改,改不掉的话,将来难成大事。”他捏着我肩膀,长长叹了口气说:走吧,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就去找这个人。

“韩冬青!”双膝跪地,我再次潸然泪下!从小到大,我从没得到过父母的关爱;可在狱中这几年,韩冬青对我无微不至,远胜父母;或许在我的意识里,早就把他当成,可以依赖的父亲了。

深吸一口气,我抹着眼泪说:您只需告诉我一句话,您进监狱,是不是被冤枉的?!

多年的相处,我十分了解韩冬青的为人;他那么善良智慧,又怎么可能是罪犯呢?这说不通!

“重要吗?”他停住脚步,没有回头。

“重要!出狱后,我必须要为您翻案!”咬着牙,我无比坚定道。

“记住,我的事不用你掺和,走好你的人生,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说完,韩冬青迈步离去。

我虽懦弱胆小,但绝对懂得知恩图报;所以那一刻,我心里萌生了一颗种子,那就是将来,必须要为韩冬青洗刷冤屈,让他彻底地摆脱这个铁笼子。

我就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完成两件大事;第一,就是提韩冬青翻案,让他重获自由;第二,就是娶苏彩,好好报答她。

电话接通后,过了好半天,那头才传来一个陌生、冰冷,但却很动听的女人声音:您好,哪位?

“您好,许晴是吗?是韩冬青让我联系你的。”抿着嘴,人生中,我是第一次和陌生女人交流。

“韩冬青?哪个韩冬青,你又是谁?”她的声音依旧冷漠,还夹杂着疑惑。

“我叫陈明,之前是在东关监狱,认识的韩冬青,他40岁出头,很博学……”

她立刻打断我:知道了,你人在哪儿?如果需要帮助的话,我现在就派人去接你。

我赶紧说:不需要帮助!我只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韩冬青是不是被冤枉的?关于他的事,您知道多少?我现在需要了解事情的始末。

“你想干什么?”她冷声问。

“替韩冬青翻案!”

“他让你这么做的?”

“没有,他不让我掺和这件事。”我说。

“那就听他的,不要掺和!还有别的事吗?”她又问。

我当时就问她为什么?为什么都不让我掺和?韩冬青待我恩重如山,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替他洗刷冤屈,是我必须要肩负的责任!

可这个叫许晴的女人,竟然冷的跟块冰一样,油盐不进,只是淡漠地问我:还有别的事吗?如果缺钱,或者其它的,你可以跟我开口。

“你和韩冬青,到底什么关系?”我继续又问。

“没别的事,那我挂了。”她可真行,什么事都不告诉我。

我立刻说:好好,你先别挂!我确实有件事想找人帮忙!

她言简意赅:说。

我就说,想让她帮我找个人。

她语速极快道:名字、年龄、个人信息,有她的照片吗?

我愣了半晌,忽然间才发现,我竟然对苏彩的事,一无所知……

后来我絮絮叨叨,跟她形容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还有漂亮姐姐的长相。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她才深吸一口气道:你是让我帮你,找一个几年前,你暗恋的一个姑娘?而且你对她一无所知,是这样吗?

“可…可以这么说吧。”提到暗恋她,我竟不自觉地脸红了。

“韩冬青怎么会教出你这么无聊的学生?你不会是冒牌的吧?!”她的语气倒是不冷了,却带着满满的嘲笑。

“你不懂!她之前救过我的命,所以无论如何,我得报答她!”攥着电话,我无比激动道。

她冷声说:那就告诉我点有用的信息,光夸她漂亮可不行。

我赶紧想了一下说:她家住莱县县城,当时应该在一中就读,08年高中毕业,考了咱们省经贸大学;应该…应该就是这样……

“我尽力吧!”说完,她直接把电话挂了。

那时候,我是没对许晴,抱有任何希望的;毕竟仅凭这点信息,想找到一个人太难了;可结果没想到,才两天时间,她就给我回了电话。

“人我已经找到了,但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我不太确定。”她的口气依旧冷冷的。

“真的?她叫什么名字?”我当时激动地差点蹦起来。

“叫苏彩,08年确实从莱县一中毕业,而且那年,只有一个学生报考了经贸大学。”

我开心地挠着头,原地转着圈说:是她,肯定就是她!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