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尿孔调教 学长在车里 小说

时间:2021-01-07 10:18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周围人对着江林和舒莉莉指指点点的,都在琢磨着刚才王伟达妈妈说的话,寡妇门前是非多,村子里面的人又最喜欢听八卦这些东西。

“老泼妇,我劝你还是到别的地方去发疯!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江林再也忍不住了,王伟达妈妈的话简直是在把江林和舒莉莉两个人往火坑里面推,以后在这个村子里面怎么过的下去。

“哎呦喂,你们看哦,我们自己家的男娃娃在帮着别姓的姘头来骂我们哦。”

江林也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一句话就被王伟达的妈妈找到了把柄,肆无忌惮的吼着。

“都够了!”

舒莉莉发出了一声怒吼。

“你们还嫌不够丢人吗?你们要让伟达就算在天上也不能安息吗?”

舒莉莉气势凌人的直视着王伟达的妈妈。

她心里面早就已经憋了无数的话,今天她全部都想说出来,不为了自己也为了伟达,又或者为了江林,总不能在王伟达妈妈的败坏下,自己就这样不清不白的活在村子里面。

“丢人,丢什么人?我们王家有你这样的媳妇才叫丢人!”

王伟达的妈妈还是一副蛮横不讲理的模样,恶狠狠的等着舒莉莉,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舒莉莉杀了她儿子一样,在村里面最难对付的不是那些个什么村干部的,就是像王伟达妈妈一样完全不知道道理是什么的泼妇。

“我是怎么样的媳妇?”

顾莉莉也毫不犹豫的回击着。

她和王伟达除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以外,感情一直有很不错,她爱着王伟达,王伟达心里面也疼她,最早和父母们都是住在一起的,就是因为王伟达的妈妈老是来找着法子为难舒莉莉,没有办法之下,王伟达才带着舒莉莉一起搬出来住的。

“你看看你那个不知道丑的模样!我都替你害臊!”

王伟达的妈妈其实在心里面也找不出什么话来骂舒莉莉,就是一个劲的强词夺理,反正道理这个东西和她是说不通的,她也不需要知道。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不就是伟达的赔偿金是吗?”

舒莉莉心里面清楚的很,王伟达的妈妈跑过来自己这里闹,一方面是真的觉得失去了儿子难过,另一方面恐怕还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赔偿金的事情,总觉得自己得了许多的好处一样,见不得自己好。

“嫂嫂,这钱咱们不能给她们啊!以后你可怎么办?”

江林急的不行了,开了口。

这笔钱是舒莉莉最后的一笔钱了,这个家里压根就没有什么存款,如果这笔钱给了王伟达的父母,那以后怎么办?舒莉莉的日子完全就是过不下去的。

“你这个小兔崽子给我闭嘴!”

一提到钱,王伟达的妈妈就来了精神了,马上呵斥着江林这个坏事的给自己闭上嘴巴。

“你自己可以去问,这场葬礼花了赔偿金两万,我还有一万,等一会你们就跟我一起回去拿走吧,至于别的我们家里你们看上什么就拿什么。”

舒莉莉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既然王伟达的父母来闹就是为了钱,拿走就是了,只要让自己的生活清净一些就可以了,钱不钱的,舒莉莉从来就没有在意过。

“这可是你说的!没人逼你!”

王伟达的妈妈露出了丑恶的嘴脸。

其实一场特意赶过来对舒莉莉的辱骂就是为了钱。

他们这样的人感情一直都比较淡薄,疼王伟达也是真的,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但是既然儿子都已经去了,更重要的就是把钱牢牢的抓在手里。

江林一肚子的气,只恨自己年纪太小了,如果他再大一点,也不至于这样保护不了舒莉莉,也不会就像现在一样只能看着舒莉莉受这些欺负。

“嗯,没人逼我,但是我舒莉莉从来对王伟达都是清清白白的,你们不要再含血喷人了。”

舒莉莉这番话是说给王伟达父母听的,也是说给村子里面的乡亲们听的,为了自己以后的日子不要受那些莫名其妙的屈辱,也为了江林能在村子里面堂堂正正的做人。

她和江林之间就算有借种的事情发生,那也是在王伟达一再要求之下才发生的事情,而且借种以后她都是刻意的和江林保持了距离,就是怕再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她对王伟达的心意从来都是专一的。

说完舒莉莉就从地上站了起来,领着王伟达的父母和一帮看热闹的村民向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等到了家里取出了钱一点也没有犹豫的就塞给了王伟达的父母。

既然是他们儿子的赔偿金,那自己就还给他们。

“还有这房子怎么办?”

王伟达的父母手里拿着钱,但是却不走,眼睛滴溜溜的围着舒莉莉和王伟达一直住着的房子看。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的贪婪,钱都已经到手了,居然现在连房子的主意也打。

“房子是我和伟达一起出钱盖的,如果你还想要这个房子的话,那我们就去请法院来判断到底该给谁。”

舒莉莉的语气平淡,也不是什么好房子,就是农村自家盖的而已,只不过有了一个房子对一个人来说就等于有了一个家,自己已经退步了,要钱就拿走,但是房子都给了的话,那以后自己和江林岂不是流落街头。

“不要脸的老巫婆!”

江林满脸怒气的等着王伟达的父母,如果不是舒莉莉在的话,他真的想冲上和他们几个拼命。

真的让人见识到了厚颜无耻的底线。

“你骂什么骂,就知道向着外人,以后别回来让我们看见你,丢人现眼的东西。”

王伟达的妈妈看着江林的眼神有些恐惧,但是嘴巴里面还是不干不净的乱骂着。

他们心里面也清楚,这种事情在村子里面能解决就解决,到了什么市里的法院去,那肯定还是舒莉莉占便宜占的多。

王伟达的妈妈硬生生的用身体把江林和舒莉莉从房子的门口挤开,几个所谓的亲戚冲了进去,能搬得动电视的搬电视,能搬的动冰箱的搬冰箱,简直和土匪没有什么区别,房子虽然没有动,但是房子里面却是被洗劫一空。

舒莉莉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她们干坏事,记得江林直跳脚。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