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潮喷边尿 h 驾驶座上爱小说

时间:2020-12-24 11:24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一个人匆匆吃了两口饭,便开门出去透透风,大夏天的冷风一激,不止之前面对性感的苏媚时那种火焰荡然无存,就连路边歪歪斜斜的电线杆,似乎都变得萧瑟起来。

我摇摇脑袋,我确实已经清醒几天了,但也只有几天而已,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什么。

这时候顺着街道飘来一股淡淡的烟味,一个胡子拉碴,顶着乱糟糟头发的中年男人披着一件厚厚的墨色大衣靠在街角,眼神空洞的盯着暗淡的天空。

我心血来潮,竟就站在街尾悄悄的盯着他。

吸完一支烟,中年人拍了拍手,似乎准备离开,却又突然停下脚步,从兜里拿出手机,放到耳边道:“喂,媳妇,怎么了?”

“…”

“我知道,我现在在外面给你和孩子买点小吃,你们在家等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

“行,一万块就一万块,我会想办法的,好,那先挂了。”

中年人说完放下手机,抱着脑袋瑟缩在墙角,手上的力气极大,像是想要不甘的怒吼一般,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没多久,中年人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马路对面。

街道对面刚好有一家便利店,中年人也不顾现在是红灯,将手揣在兜里走了过去,引来一路上司机的狂按喇叭,还有一些人的咒骂。

中年人进了便利店,我也不知为何,跟了上去,中年人刚好拿着三四串关东煮去收银台结账,中年人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十几块钱道:“来包利群。”

服务员点了一下告诉他钱不够。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又在兜里摸索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多出一分钱来,中年人犹豫了一下道:“这关东煮我不要了。”

说完就拿着烟想要离开。

“等等。”

我皱了皱眉,“哥,我请你吃。”?

说着在柜台刷了自己的银行卡,中年人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大骂道:“哪儿来的小崽子,老子我有的是钱,能要着你来帮忙付钱!”

就在我被他突然之间的怒气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中年人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收银,低低骂了一句“滚开”,随后抢过柜台上的关东煮夺路而去。

我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中年人的行为,难道我帮他,他还不高兴么?

这时我却注意到那收银员的眼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惊讶和欣赏,而是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望着我。

我皱了皱眉,“给我一包烟。”

收银指了指身后的柜台,询问我要哪种。

我随便指了一个,刷完卡便走出了便利店。

我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突然很好奇烟草的味道。

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

今年我已经十九岁了,血气方刚的,哪儿能经得起苏媚这么折腾。

见苏媚真的离去了,我又才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缓解一下躁动的情绪。

洗完澡苏媚还没有回家,我便拿出手机玩了玩,看到最上面显示的一个转账消息,又查了查我银行卡上的余额,我不由叹了口气。

自从我爸妈出国,将我交给苏媚照顾之后,每个月他们都会给苏媚打过去很多钱。

又躺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听到门外踢踏的高跟鞋声,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儿,装作是不经意间自己打开的样子,然后偷看起正在换鞋的苏媚来。

苏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从之前在医院里的长裙,换成了白体恤加上齐膝黑裙,头发更是被她扎在了脑后,俨然一名白领丽人。

这时候苏媚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抬起头看向我房间的房间,我赶紧离开门缝处。

不过庆幸的是,苏媚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看到了,但并没有跟我计较的意思,喊了一句“小伟你自己玩会儿,饭马上就好”便走进厨房。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