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婴的小嫩缝 今晚加班不回家乔

时间:2020-12-21 14:34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梦里还延续着下午的阴影。

下午,陈流在她耳边说想在全班人面前艹她。

梦里,陈流在上课,忽然让她上去,给大家分享把阴毛刮得很干净的经验。

她说她不会。

陈流摇首,把她双腿掰开给大家看,说‘那你这里怎么没毛’。

班上的人凑上来观看,一言一语道‘好干净’。

她快哭了。

然后陈流说她不诚实,要罚她。

问同学们应该怎么罚。

大家建议:老师艹她!

白芷惊慌:不可以!!

然而陈流当着所有人的面,掏出那根可怕的分身,跪在她中间要插进来。

火热抵在她的穴口,烫得她浑身在抖。

‘陈老师,摸摸她奶子和骚穴!’

‘快艹进去,艹穿她子宫给我们看!’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是班上同学,后来多了隔壁班的学生,再后来其他老师和校长也来了,越来越多人,围成一圈,中间是她和陈流。

陈流插进来的那一刻,白芷甚至感到真实的疼痛。

不要……

白芷哭着祈求陈流放过她,惶然抬眼看周围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爸爸妈妈也在人群里看着她被老师……

白芷瞬间吓到丢魂,她猛地叫出来:“不要——!!”

寝室三个人被白芷吓了一跳,睡着睡着突然在床上坐起来大喊。

白芷满头都是汗,喘着气,心跳跳得很快。

她茫然的看着被子上的花纹,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个梦。

可这时一股暖流从小腹流出,濡湿了内裤,花蒂不知何时,再次肿胀充血。

白芷难堪的哭了起来,才发觉嗓子火辣辣的烧,难受。

刘画端着一杯水,站到椅子上,方便递给她。

安抚:“做噩梦了?没事,已经醒了。”

“谢谢。”白芷手背拭去泪水,哑着声音,接过水杯,一下子喝完了,但还是没有缓解。

“还要吗?”

她摇摇头。

刘画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怎么嗓子这么哑。”

白芷没说话,没精打采的耷拉着眼皮。

其实她知道原因。

被陈流顶的。

当时撑得太开太久了。

刘画道:“那你再睡回去,现在才晚上九点不到,明天睡饱了就好了。”她们三人从外边回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回到寝室见白芷在睡,就没怎么发出声响,怕吵她。

白芷嗯了一声,又躺回了床上,也不管身上的汗和挂在脸颊的两道泪痕。

不哭了。

但也睡不着了。

对那个梦,和下午的事,还心有余悸。

坏蛋。

太坏了。

陈流太坏了!

……

小姑娘暗暗腹诽,想骂死他,可会的粗口又少之又少。

九点多,白芷接到一通电话,是城市闪送。

她一头雾水的下楼去拿,顺手把装着撕坏的舞蹈袜、打包好的垃圾袋带了下去扔掉。

快递员给了她一大袋东西,微笑说了一句‘祝您使用愉快,满意请给五星好评’之类的官方客套话后就走了。

袋子上订着下单人的信息,但写的就是她。

谁送的啊?

白芷打开,里面有一个小蛋糕盒,还有各种糖果,口香糖。

最底下,还有一瓶……水果味的漱口水。

不言而喻了。

“……”白芷想扔掉!

这时手机又响了,陌生号码。

她隐约觉得是陈流,就走到楼下的角落接听。

她扎了个丸子头,清凉的夜风习习,吹动了她睡裙的裙摆。

“收到了?”男人的轻笑掺杂着电流传送过来,异样的磁性。

“你怎么有我电话?”

“又不难。东西吃了?好吃么?都是可以去嘴里的味儿的,以后随身带着一些,没了跟我说,我再买。”

还、还随身带?他的意思是,以后还……?!!

“你不许买!我不要!”

“看来比起糖果,你更喜欢我精液的味道?嗯?好喝?比甜味的糖浆还好喝?”陈流尾音勾了勾。

白芷隔着话筒,都被欺负的哑口无言。

半分钟后,她磕磕巴巴的骂他:“陈流,你、你姓夏啊?!”

通话那端顿了顿,然后噗嗤笑了起来。

怎么这么可爱。

陈流真想跑到她面前,把她扯进怀里揉她脑袋。

听见他在笑,白芷沉默,然后不爽的道:“挂了,没事别打我电话,也别买有的没的。”

“等等。嗓子怎么了?”陈流从她第一句开口就听出不对劲了。

白芷不回答。

还好意思问。

陈流察觉她的怒意,了然,轻笑着问:“顶得太深了?痛么?下次老师小心点,别生气了,都怪老师太长……”

白芷啪的挂断了!

*

高档公寓的顶层复式,没开灯,一片漆黑,只有夜空和脚下万家灯火映照明亮的露天阳台。

陈流听着听筒里的忙音,隐在夜色里俊邪的脸庞勾出明显而舒坦的笑意。

人小,脾气倒不小。

奶子也不小。

穴儿倒挺小。

软软的咬着龟头吸,吸得魂魄都丢了。

陈流把手机扔在玻璃小圆桌上,西裤口袋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

烟叼在唇间,一簇火苗亮起,映明了他棱角分明的脸。

烟草被点燃,他喉结微微滚动。

放下打火机,指间夹着香烟,吸了一口,那一点火星忽明又忽暗的闪了闪,拿远。

半白的烟雾袅袅往上升,但被漆黑掩盖住了。

有点糟糕。

本以为弄了这一遭,内心的欲望会缓解一些。

结果并没有,反而对她更加渴望,更深。

想艹她的穴。

只想艹她的穴。

狠狠艹进去。

仿佛才能结束这种心底的煎熬

陈流一遍遍回味着她吞咽精液的那瞬间,又有一股满足感溢出心脏,和煎熬争夺主权,最后各自胜了一半。

陈流揉了揉又发硬发烫的鸡巴。

*

白芷走到垃圾桶旁边想扔掉那一袋吃的。

但觉得不能浪费食物,就拿上寝室让室友分了。

她不吃就行了。

室友们有点意外她的做法,要知道,每次放假回家又返校,大家都会带一些水果和零食来分享。

白芷就不,不吃别人的也不带吃的,小小年纪,完全没有口腹之欲,能做到这一点也很厉害了。

大家翻开袋子一看,“进口的啊,这一点都要好几百吧,你男朋友送给你的?”

白芷摇头,“不是。”

“那是追求者?谁啊?我们学校的?我们认识么?”

白芷疯狂摇头,否认:“不、不认识,就一、一个神经病。”姓夏。

小手攥了攥,去阳台洗干净手脚,等干了之后爬上床,才看到五分钟前的一条未读信息。

陈流发来的。

一条6秒的视频,封面是漆黑的。

还有一条文字:【想让你玩】

白芷并不知道漆黑封面的视频会是什么。

没有防备的点开。

然后一根坚挺粗长的鸡巴竖在整个画面上,不用手扶都一柱擎天,后面三秒还有一只长手在拨来拨去,鸡巴无论是倾向左边,还是右边,都会自动回到中间,彰显硬度有多强。

白芷立刻关掉,莫名觉得手机开始烫手!

她关机,放到远远的位置,躺下床睡好。

—巨多碎碎念—

嘿嘿!没想到吧!又更了!

前段时间在某条微博的评论下看到一根超级超级超级漂亮的迪奥,真的好好看,好干净,也很长很粗,能入选世界迪奥选美大赛并获得冠军。

上一章忽然想配这个图的,可是忘了保存,翻也翻不到了,我捶胸顿足的后悔!以后一定要养成保存美图的习惯!

……

白芷的梦没逻辑的好好笑……小姑娘真的被陈老师吓得有心理阴影了。

那再编一个小剧场吧:

白同学从小就信奉一个真理:老师说的都是真的!

白芷小朋友读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忘了带作业本,老师严肃生气的说:下课后你跪在讲台上,把作业抄回来。

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夹着课本就走了,也没有跟白芷小朋友说是不是开玩笑,要不要跪。

白芷小朋友想了两分钟,拿出新的作业本,跟同桌借了作业,走到讲台跪下照着抄了。

课余时间追逐打闹的同学们诡异的看着她。

白芷小朋友异常认真的对待老师的要求。

十分钟的课余时间很快过去,她还没抄完。

另一个老师来了,叫这个老实孩子坐回去写,她才回去……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