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开宫口尿进去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诱人

时间:2020-12-21 14:33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室友们也睡不着了,她一走,就开始叭叭起来。

“她惹陈老师了?不然怎么针对她?” 其实学舞的都要晨练,加强体质,她们六点半也要去练功了。

但现在才……

“昨天她动作真的做得不好吧,所以老师生气了给她特训?”

“是啊,还特招的呢,什么芭蕾界新星,那个动作好几天都没学会。”

……

*

秋季的清晨温度很低,陈流看着女孩儿眯着睡眼走出寝室大门,然后瞬间冻得眼睛睁大,炯炯有神。

陈流不厚道的笑了。

白芷只在练功服外面加了件薄外套,抗不了寒,搓了搓胳膊,看也不看陈流,就朝艺术楼走去。

陈流走过去,揪着她的丸子头往操场走去。

“你干嘛!”

“跑步,五圈。”

陈流把人提到800米的塑胶跑道。

“我晨练不跑步的!”白芷一边整理头发,一边很凶。

“从今天开始,跑,每天五圈。跑完再去舞蹈室练功。完成不了有惩罚。”

白芷听完,转头就朝校门走去,想吃外面早餐铺的油条和豆浆了。

陈流扯回来,“想去哪?”

“去买油条和豆浆。”

陈流扣着她后脑勺按下自己的裤裆,“没油条,有热辣辣的鸡巴吃不吃?吃好了就射牛奶给你喝,比豆浆的营养丰富。”

男女力量悬殊,白芷还真被按着跪了下去,脸埋在他那里,隔着修身西裤的面料,蹭着微微硬度和热气的一根。

塑胶跑道的颗粒感印得她膝盖疼,脸颊也好烫好硬,她呜呜着扭脸想躲,摩擦得更厉害。

“全班体能你最差,还很有底气,说晨练里没有跑步项目?好,不跑就不跑。但今天起这么早了反正也没事干,给老师舔舔鸡巴?”

“你、你疯了!”

视野开阔的操场,有人出现立刻就能看见。

而且、而且,也不知道周围有没监控。

陈流被她磨蹭的爽了,骂人的柔软小嘴儿也擦在鸡巴上,一张一合,热气呵出。

那里一点点的涨着,直到最嚣张的尺寸和温度。

白芷挣扎不过,哭脸,“老师,我跑,我跑……”

陈流挺胯顶了顶她下巴,吐出两个字:“早说。”便松开了她。

白芷站起身前,看了一眼被绷出形状的西裤。

陈流捕捉到,长眸闪过一抹促狭,还没来得及再逗逗,女孩就落荒而逃了。

白芷绕着圈跑,五圈下来,命没了半条,有点低血糖的症状。

陈流不知哪来一杯饮品,递给她。

白芷没客气喝下,不知道是什么,润得喉咙都舒服了一些。

“喉咙好点了?”男声夹带着似笑非笑。

白芷白了他一眼,要离开操场。

陈流一把扯了回来,抱在怀里嗤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有脾气?”

“你过分!”白芷发誓,她以前的乖不是装的,昨天是第一次发脾气,对他!

然后自从第一次发脾气之后,她就有点打开新世界大门了。

发脾气好爽。但她不敢对别人发,只有陈流破了她的诫,所以她索性特别的,只对陈流凶。

“再过分也没有你过分吧,弄得我日夜都硬得难受,就想艹你。”他咬她耳朵,重音随着气流钻进她耳里,痒,湿,热。

陈流刚说完,旁边操场的楼梯就有两个男生走下来。

白芷下意识的推开他,跳开了两米,失措的盯着那两个男生,发现他们没异色,想来没看到也没听到什么,松了口气。

陈流似乎无所谓被发现,脸色没惊慌,手还保持着揽她的动作,抬在半空,末了才慢慢放下。

她什么也吃不下,洗完澡就早早爬上床铺了。

紧紧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睡觉,祈祷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

然而眼前一片黑暗,也总是想起下午那场荒唐。

他最后射的那一次,存货太多,视觉效果太震惊。

第一次看他射精是昨天,只有一条白线,第二次是在她腿缝,没看见,好像挺多的,但射的时间没这么长。

只有最后一次,又多又浓时间又长。

男人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吗?每次都不一样?

还有,他浓郁的男性味道,好像还残留在她的口腔、舌尖、齿间。

她刷了好几次牙了,都还有那种感觉。

现在连吞口水都小心翼翼,甚至想控制着不分泌唾液。

可越是集中控制,唾液分泌的越多越快,弄得白芷久不久就吞一下。

吞咽的动作又一直提醒着她怕别人进来,二话不说就吞下精液的傻事。

“……”

白芷懊恼的翻身趴着,整张脸埋进枕头里呜咽。

哭累了,识海里不断浮沉,倒也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结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