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女攻用钢笔弄受 老师我们来一次

时间:2020-11-26 10:00 来源:雅宝网 作者:雅宝科技

看来天齐的不行,以及长期在外出差,让她得不到满足,所以被我老头子摸爽了以后,不仅不排斥了,还很享受。

高雯馨可不像是表面上那么保守啊,她内心里渴望的很。

望着一脸享受的美人儿,我心里邪恶了起来,我不是一直想睡了这丫头吗?现在家里没有人,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啊!

一念至此,我的手开始不老实的专门摸她xiōng上的敏感地带。

“嗯啊”这时我看到往日里极其保守的雯馨,竟然闭上了眼,除了嘴里舒服的哼哼,就只剩下享受了。

完全没有介意,我一直都在摸她的那两个小樱桃,这不就是她想要了吗?

“陈叔,不要停!”

接着,我故意离开雯馨的敏感地带,到其他地方去按,下一刻,满脸羞红和享受的雯馨,竟然发出一道非常不舍得急促声,俏脸上变得极其极其不舍和渴望。

我最近迷上了我姘头的儿媳fù,一天到晚发疯得想睡了她!

她叫高雯馨,今年23岁,之前一直和丈夫刘天齐在南京住,但由于小两口在外地,生了孩子没有人照顾,因此在半个月前,回到了老家。

高雯馨年轻漂亮,身高腿长,前凸后翘,嫩的都能挤出水来。

第一次见到她,我的魂儿都被她给勾走了。

虽然她是我姘头的儿媳fù,她老公刘天齐,对我更像是父亲一般,而且我今年都52了,离过一次婚,像我这种糟老头子,高雯馨根本不可能搭理我。

但我却根本忍不住,尤其是我从张燕口中得知,她儿子刘天齐床上不行时,我就觉得那么年轻漂亮的尤物,得不到满足,简直暴殄天物,让我的想法更强烈了。

三天前,刘天齐要到外地出差,张燕也因事回了农村老家,就让我来到她家里照顾高雯馨和孩子。

我顺理成章的住在了他们家。

今天中午我买菜回来,就看到高雯馨正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只穿了一见白色的圆领t恤,xiōng前的波涛特别坚挺饱满,衣服都快要撑zhà了一般,就连那诱人的两点都十分的突出。

看着的我心里特别yǎngyǎng,好想去抓两把啊!她那么年轻,那么饱满,绝对比她婆婆的xiōng部手感好多了。

给高雯馨打过招呼以后,我就到厨房里忙了,但我的视线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高雯馨的xiōng部,越看越想抓,我真想立马把她按倒在地给睡了。

然而,我看了还没有多大一会儿,高雯馨就回房间了,这让我多少有些失望。

“哇哇”

不过还没有多大会儿,房间就传出来,高雯馨她儿子的哭声,属于高雯馨略带痛苦的喊了我一声:“陈叔,你能过来一下吗?”

我闻言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跑了过去。

只见高雯馨衣衫有些凌乱在哄孩子,俏脸上也略带痛苦之色,随后就对我:”陈叔,我xiōng好疼,下不来nǎi水!小童这是饿哭了。”

我年轻的时候干的就是中医,懂一些fù科杂症,这就是张燕让我来照顾雯馨的原因,这几天我也帮她解决过一些fù科上的问题,所以,雯馨对我还是比较信任。

不过她这很明显不是没有nǎi水了。

于是,我说道:“雯馨,你的状况不是没有nǎi水了,而是涨nǎi造成的堵塞,你好真粗心啊,都到这种程度了才发现,如果再严重一点,不说喂不了nǎi了,还可能rǔ腺炎病变得去医院做手术!”

“那么严重!”高雯馨神色大变,紧接着,她一脸希冀的看向我:“陈叔,你帮我想个法子呀!”

这时不仅娃儿哭,她疼的脸色也非常的难看。

看着有求于我的高雯馨,我有些心疼,想告诉她,吃叔开的方子就可以yào到病除,但看着她xiōng前那一大片大片的雪白,我忽然意识到,现在天齐和张燕都不在家,这可能是一个我摸到高雯馨的好机会啊!

虽然这样有负我姘头张燕的嘱托,对不起把我当成父亲一样的天齐,但我实在不想放过这次机会啊!

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胆子,我顿了顿就对她说:“雯馨,症状啊我很了解,用按摩疗法就可以消肿,让气血通起来。”

“按摩”高雯馨都愣住了:“陈叔,要按哪里啊?”

“患处啊,就是你的xiōng部这和催rǔ几乎一样,只能通过按摩疗法了,你现在的情况,不及时治疗会更加严重的。”我厚着脸皮回答道。

虽然我当着高雯馨面说这些话,我老脸都觉得发烫,但盯着高雯馨那又大又白的地方,我实在是忍不住,在乎不了那么多了。

我就是馋她的身子,想趁着她老公和婆婆不在,摸她的xiōng。

“啊?”

我傻眼了,岳母该不会是想挑明吧!

“妈?你今天怎么了?”

老婆明显一愣,本来都酝酿好气氛,打算和我欢愉一夜,可现在岳母竟然拦住了我们,老婆当然不高兴了。

我挤眉弄眼,想让岳母别给我添麻烦。

回到顶部
describe